古风·一百四十年(古风其四十六)

首页 > 全部古诗 > 其他 > 时间:2019-01-11 20:52 标签:

古风·一百四十年 古诗全文

一百四十年,国容何赫然。隐隐五凤楼,峨峨横三川。

王侯象星月,宾客如云烟。帝京信佳丽,国容何赫然。

剑戟拥九关,歌钟沸三川。蓬莱象天构,珠翠夸云仙。

斗鸡金宫里,蹴鞠瑶台边。举动摇白日,指挥回青天。

当涂何翕忽,失路长弃捐。独有扬执戟,闭关草太玄。

参考资料:古风·一百四十年-百度百科古风五十九首-百度汉语

《古风·一百四十年》(古风其四十六)译文及注释

唐朝自开国一百四十多年来,国容赫赫,是何等强盛!东都的五凤楼,远望隐隐,高入云天,巍峨地耸立在洛阳的三川大地。

王侯权贵星月一样拱绕着太阳,洛阳城来往的宾客多如云烟。金光闪耀的宫殿内也盛行着斗鸡之戏,蹴鞠运动在京城里广泛举行。

他们的举动震动着白日,其气焰可使天气由晴变阴。当权者气势显赫,得意洋洋;失势者永久被弃置一边,不再被重用。

唯有像汉朝的扬雄那样的守道之士一心关门著书,草《太玄》以为娱,淡泊自守。

《古风·一百四十年》(古风其四十六)古诗赏析

这首诗从内容上看,当作于天宝初李白在长安时期。唐代从开国到这时共一百二十多年,与诗所言年数不合,“四十”二字可能有误,以古人诗文中常举成数而言,当为“二十”或“三十”。

开元、天宝年间,进入了历史上所称的“盛唐”。一方面唐王朝登上了繁荣昌盛的顶峰,另一方面也渐次呈露出由盛转衰的危机。诗人以特有的政治敏感,以他的诗笔,为我们展现了一幅繁盛中充斥着腐朽的真实的历史画卷。

诗从唐王朝一百多年发展历史入手。开篇四句是一节,重点在勾勒盛唐时期大唐帝国的辉煌显赫面貌。诗人只用“一百四十年”五个字,便将“贞观之治”、“开元之治”等丰富的历史内容,推入诗句的背后,而用“国容何赫然”一句赞叹,启示人们自己去体味、领会,这是虚写的方法,非常经济的笔墨。然而虚多则易空,故下文“隐隐”二句又转用实写的方法,选择一个极富有表现力的侧面──长安都城宫室建筑的雄伟壮丽,来给人们以“赫然”“国容”的具体感受。十个字,字字精实。“隐隐”,见出宫室的层叠深邃;“峨峨”,见出楼观的巍拔飞骞;“五凤楼”,见出其精工华美之巧;“横三川”,见出其龙蟠虎踞之势。诗人有意将宏丽建筑安放在一个广阔的背景上,以增其壮伟雄浑之感。短短四句诗,虚实结合,使经过百多年发展的大唐帝国,以其富丽堂皇的面貌、磅礴的气势屹立在我们面前,令人不能不佩服诗人巨大的艺术概括力量。

王侯”以下六句,转入对权势者的描写。“王侯”二句言其众盛。以灿然罗列的星月状王侯,亦似见其华耀骄贵之相;以弥漫聚散的云烟状宾客,亦似见其趋走奔竞之态。都极善用比,有传神尽相之妙。“斗鸡”二句言其行径。“金宫”、“瑶台”都是指帝王所居,“斗鸡”、“蹴鞠”都是一种游戏玩好,他们的所作所为无非是凭藉侍从游乐以邀宠幸。“举动”二句言其气焰。“摇白日”、“回青天”,以夸张的笔墨刻画其权势之大,气焰之盛,也隐含可以左右帝王之意。六句诗分三个层次,把王侯权贵的腐朽骄横形象一笔笔勾勒完足,笔墨很有分量。在章法的承接上,由辉煌的国势一下子过渡到势焰熏天的权贵,收到很好的艺术效果:在那繁荣昌盛的背景上,活动着主宰着的竟是一群腐朽的权贵,不禁使人有大好河山、锦绣前程将被活活断送之感,而这也正是诗人悲愤之所在。

末四句巧妙地运用扬雄的故事表明诗人的鲜明态度。“当涂”二句熔炼扬雄《解嘲》中的话:“当涂者入青云,失路者委沟渠。旦握权则为卿相,夕失势则为匹夫”,一针见血地指出这班权贵不会有好结局,得意的日子不会长久。“翕忽”是飞速之意,形容青云直上。“独有”二句诗人以扬雄自比,向权贵们投以轻蔑的目光。借用这个典故,简约而有力地表现了诗人清操自守和对权贵们鄙视与决绝态度。扬雄闭关草《太玄》时,有人嘲笑他得不到官职,扬雄做《解嘲》以答。其中大讲得士、失士同国家兴亡的关系:“昔三仁去而殷墟,二老归而周炽,子胥死而吴亡,种蠡存而越霸”。这不正是唐王朝当时面临的问题吗?看来诗人用此典还有更深的含义。

本诗首二句纵观历史,次二句横览山河,都如登高临深,有俯视一切的气概,见出其吞吐千古、囊括六合的胸怀与气魄。“王侯”六句,一气贯下,刻画权势者们的形象,笔墨酣畅,气完神足。而正当把权势者们说到十分兴头上的时候,“当涂”二句却兜头一盆冷水浇了下来,使人有一落千丈之感。末二句只客观地摆出扬雄的典实,冷然作收。但冷静平实的笔墨中隐含怒目横眉之气,柔中有刚。不长的一首诗,写得腾跃有势,跌宕多姿,气势充沛,见出作者独具的艺术特色。

《古风·一百四十年》(古风其四十六)古诗提要

《古风·一百四十年》是唐代大诗人李白创作的《古风五十九首》中的第四十六首诗。

这首诗从讽托内容上看,当作于天宝(唐玄宗年号,742~756)初李白在长安时期或被谗去朝之后。也有人认为此诗约作于开元二十三年(735)李白游洛阳时,时唐玄宗东幸洛阳,群官从之,达三年之久。

此诗对唐朝当时的政治状态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对其用人制度进行批判。诗从唐王朝一百多年发展历史入手,开篇四句重点勾勒盛唐时期大唐帝国的辉煌显赫面貌;“王侯”以下六句,转入对权势者的描写;末四句巧妙地运用扬雄的故事表明诗人的鲜明态度。全诗腾跃有势,跌宕多姿,气势充沛,见出作者独具的艺术特色。

此诗作年,旧说为白在翰林时作,然自武德至天宝初,仅一百二十多年,与“一百四十年”不合;安旗认为作于天宝十二年三入长安时。前十句言国容赫然之状,五凤楼言其建筑巍峨,王侯宾客言其官、客之众,斗鸡蹴踘言其淫乐多样,白日青天言其君随臣意。后四句作对比,言贵不足恃,惟扬雄闭门著书为高尚。不惟刺时讽世,亦自寓不同流合污。作意与卢照邻《长安古意》相似。首句一作“帝京胜佳丽”。三四两句,一作“剑戟拥九关,歌钟沸三川”。五六两句,一作“蓬莱象天构,珠翠夸云仙”。扬雄,西汉曾为郎官,给事黄门,所以后世称为“执戟之臣”。晚年他摹拟《易经》作《太玄》经。

 

《古风·一百四十年(古风其四十六)》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古风·一百四十年(古风其四十六)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古风·一百四十年(古风其四十六)》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古风·一百四十年(古风其四十六)

链接地址:http://www.hbtongchang.net.cn/shiwen/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