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独酌四首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古诗 > 时间:2019-01-12 15:16 标签:月亮,怀才不遇,孤独,饮酒,组诗

月下独酌四首

【其一】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其二】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

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其三】

三月咸阳城,千花昼如锦。谁能独愁,对此径须饮。

穷通与修短,造化夙所禀。一樽齐死生,万事固难审。

醉後失天地,兀然就孤枕。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

【其四】

穷愁千万端,美酒三百杯。愁多酒虽少,酒倾愁不来。

所以知酒圣,酒酣心自开。辞粟卧首阳,屡空饥颜回。

当代不乐饮,虚名安用哉。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

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

参考资料:月下独酌-百度百科 月下独酌-百度汉语

 

《月下独酌四首》【其一】译文赏析提要

【其一】译文

花丛中摆下一壶好酒,无相知作陪独自酌饮。

举杯邀请明月来共饮,加自己身影正好三人。

月亮本来就不懂饮酒,影子徒然在身前身后。

暂且以明月影子相伴,趁此宵要及时行乐。

我唱歌月亮徘徊不定,我起舞影子飘前飘后。

清醒时我们共同欢乐,酒醉以后各奔东西。

但愿能永远尽情漫游,在茫茫的天河中相见??

【其一】赏析

这组诗共四首,以第一首流传最广。第一首诗写诗人由政治失意而产生的一种孤寂忧愁的情怀。诗中把寂寞的环境渲染得十分热闹,不仅笔墨传神,更重要的是表达了诗人善自排遣寂寞的旷达不羁的个性和情感。此诗背景是花间,道具是一壶酒,登场角色只是他自己一个人,动作是独酌,加上“无相亲”三个字,场面单调得很。于是诗人忽发奇想,把天边的明月,和月光下自己的影子,拉了过来,连自己在内,化成了三个人,举杯共酌,冷清清的场面,顿觉热闹起来。然而月不解饮,影徒随身,仍归孤独。因而自第五句至第八句,从月影上发议论,点出“行乐及春”的题意。最后六句为第三段,写诗人执意与月光和身影永结无情之游,并相约在邈远的天上仙境重见。诗人运用丰富的想象,表现出一种由独而不独,由不独而独,再由独而不独的复杂情感。全诗以独白的形式,自立自破,自破自立,诗情波澜起伏而又纯乎天籁,因此一直为后人传诵。

【其一】提要

月下独酌四首(其一):宋本题下注“长安”两字。此诗约作于玄宗天宝三载(744)春。时李白供奉翰林,遭小人谗毁,君王见疏,思想极为苦闷。全诗写花间月夜独饮情景。表面豪放不羁,及时行乐,实则隐含失意孤独之痛苦心情。诗中“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两句,将月人格化,亦写活影子,使“独”成为“三人”,沈德潜评云:“脱口而出,纯乎天籁”(《唐诗别裁》卷二),成为千古传诵之名句。

《月下独酌四首》【其二】译文赏析提要

【其二】译文

天如果不爱酒,酒星就不能罗列在天。

地如果不爱酒,就不应该地名有酒泉。

天地既然都喜爱酒,那我爱酒就无愧于天。

我先是听说酒清比作圣,又听说酒浊比作贤。

既然圣贤都饮酒,又何必再去求神仙?三

杯酒可通儒家的大道,一斗酒正合道家的自然。

我只管得到醉中的趣味,这趣味不能向醒者相传!

【其二】赏析

第二首诗通篇议论,堪称是一篇“爱酒辩”。开头从天地“爱酒”说起。以天上酒星、地上酒泉,说明天地也爱酒,再得出“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的结论。接着论人。人中有圣贤,圣贤也爱酒,则常人之爱酒自不在话下。这是李白为自己爱酒寻找借口,诗中说:“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又以贬低神仙来突出饮酒。从圣贤到神仙,结论是爱酒不但有理,而且有益。最后将饮酒提高到最高境界:通于大道,合乎自然,并且酒中之趣的不可言传的。此诗通篇说理,其实其宗旨不在明理,而在抒情,即以说理的方式抒情。这不合逻辑的议论,恰恰十分有趣而深刻地抒发了诗人的情怀,诗人的爱酒,只是对政治上失意的自我排遣。他的“酒中趣”,正是这种难以言传的情怀。

【其二】提要

月下独酌四首(其二):此诗作年与上篇同。查慎行《初白诗评》云:“此种语太庸近,疑非太白作。”王琦云:“胡震亨曰:此首乃马子才诗也。胡元瑞云:近举李墨迹为证。诗可伪,笔不可伪耶?琦按:马子才乃宋元祐中人,而《文苑英华》已载太白此诗,胡说恐误。”(《李太白全集》卷二十三)安旗云:“敦煌残卷唐诗写本载此诗,其非马诗明矣”(《李白全集编年注释》)郁贤皓云:《太平广记》卷二○一引《本事诗》云:而白才行不羁,放旷坦率,乞归故山。玄宗亦以非廊庙器,优诏许之。尝有醉吟诗曰‘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名无酒泉。„„’即此诗,由此证之,决非伪作。”(《李白选集》)诗中叙写爱酒的道理,表现了诗人酒中求乐、排遣现实痛苦的感情。酒泉,郡名,治所在今甘肃酒泉市。

酒泉:唐郡名,即肃州,今甘肃酒泉市。李白《江夏赠韦南陵冰》有“君为张掖近酒泉,我窜三巴九千里”。《月下独酌》(其二)有“地若不爱酒,地名无酒泉”

《月下独酌四首》【其三】译文赏析提要

【其三】译文

三月里的长安城,春光明媚,春花似锦。

谁能如我春来独愁,到此美景只知一味狂饮?

富贫与长寿,本来就造化不同,各有天分。

酒杯之中自然死生没有差别,何况世上的万事根本没有是非定论。

醉后失去了天和地,一头扎向了孤枕。

沉醉之中不知还有自己,这种快乐何处能寻?

【其三】赏析

第三首诗开头写诗人因忧愁不能乐游,所以说“谁能春独愁,对此径须饮”,诗人希望从酒中得到宽慰。接着诗人从人生观的角度加以解释,在精神上寻求慰藉,并得出“此乐最为甚”的结论。诗中说的基本是旷达乐观的话,但“谁能春独愁”一语,便流露出诗人内心的失意悲观情绪。旷达乐观的话,都只是强自宽慰。不止不行,不塞不流。强自宽慰的结果往往是如塞川流,其流弥激。当一个人在痛苦至极的时候发出一声狂笑,人们可以从中体会到其内心的极度痛苦;而李白在失意愁寂难以排遣的时候,发出醉言“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时,读者同样可以从这个“乐”字感受到诗人内心的痛苦。以旷达写牢骚,以欢乐写愁苦,是此诗艺术表现的主要特色,也是艺术上的成功之处。

【其三】提要

月下独酌四首(其三) :此诗作年与上篇同。诗写春好花开时节,诗人却穷愁独饮,以求醉中彻底解脱。诗情悲愤。瞿蜕园、朱金城《李白集校注》:云“‘三月咸阳城,千花昼如锦’一首,与《古风》第八首意颇相似,疑为在京感愤时事而作,连章不能无微意存其间,非止颂酒而已”。其说甚是。

咸阳:古都邑名。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二十里。因位于九嵕山之南、渭水之北,在山、水之阳,故名。因地与长安相近,后常借代指长安(今陕西西安市)。李白《上云乐》有“陛下应运起,龙飞入咸阳”《君子有所思行》有“凭崖望咸阳,宫阙罗北极”。《东武吟》有“归来入咸阳,谈笑皆王公”。《出自蓟北门行》有“收功报天子,行歌归咸阳”。《襄阳歌》有“咸阳市中叹黄犬,何如月下倾金罍”。《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韦太守良宰》有“秩满归咸阳,祖道拥万人”。《书怀赠南陵常赞府》有“咸阳天地枢,累岁人不足”。《赠从弟冽》有“自居漆园北,久别咸阳西”。《还山留别金门知己》有“归来入咸阳,谭笑皆王公”。《金乡送韦八之西京》有“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单父东楼秋夜送族弟况之秦时凝弟在席》有“尔从咸阳来,问我何劳苦”。《以诗代书答元丹丘》有“离居在咸阳,三见秦草绿”。《月下独酌》(其三)有“三月咸阳时,千花昼如锦”。《感遇》(其二)有“咸阳二三月,百鸟鸣花枝”。《忆秦娥》有“乐游原上清节,咸阳古道音尘绝”。

《月下独酌四首》【其四】译文赏析提要

【其四】译文

无穷的忧愁有千头万绪,我有美酒三百杯多。

即使酒少愁多,美酒一倾愁不再回。

因此我才了解酒中圣贤,酒酣心自开朗。

辞粟只能隐居首阳山,没有酒食颜回也受饥。

当代不乐于饮酒,虚名有什么用呢?

蟹螯就是仙药金液,糟丘就是仙山蓬莱。

姑且先饮一番美酒,乘着月色在高台上大醉一回。

【其四】赏析

第四首诗借用典故来写饮酒的好处。开头写诗人借酒浇愁,希望能用酒镇住忧愁,并以推理的口气说:“所以知酒圣,酒酣心自开。”接着就把饮酒行乐说成是人世生活中最为实用最有意思的事情。诗人故意贬抑了伯夷、叔齐和颜回等人,表达虚名不如饮酒的观点。诗人对伯夷、叔齐和颜回等人未必持否定态度,这样写是为了表示对及时饮酒行乐的肯定。然后,诗人又拿神仙与饮酒相比较,表明饮酒之乐胜于神仙。李白借用蟹螯、糟丘的典故,并不是真的要学毕卓以饮酒了结一生,更不是肯定纣王在酒池肉林中过糜烂生活,只是想说明必须乐饮于当代。最后的结论就是:“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话虽这样说,但只要细细品味诗意,便可以感觉到,诗人从酒中领略到的不是快乐,而是愁苦。

【其四】提要

月下独酌四首(其四):此诗作年与上篇同。诗中叙写以酒销愁,强调饮酒之乐趣胜于服食金液和求仙长生,反映了诗人愤世疾俗之心情。首阳,山名,在今河南偃师县西北。

蓬莱:①传说中的海中仙山之一。李《古风》(秦皇扫六合)有“鬐鬣蔽青天,何由睹蓬莱”。《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有“九重出入生光辉,东求蓬莱复西归”。《怀仙歌》有“巨鳌莫载三山去,吾欲蓬莱顶上行”。《月下独酌》(其四)有“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赠嵩山焦炼师序》云:“登蓬莱”。②指蓬莱池,即太液池,池中有蓬莱山,在大明宫蓬莱殿北。见《唐两京城坊考》卷一。李白《侍从宜春苑奉诏赋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转歌》有“始向蓬莱看舞鹤,还过茝若听新莺”。③本指海上仙山,传说是神仙的藏书之处。东汉起称皇家藏书的东观为“道家蓬莱山”。李白《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有“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首阳:即首阳山,在今山西永济县西南。相传殷亡后,殷商遗民伯夷、叔齐隐居首阳山,耻食周粟,饿死于此。李白《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有“饮水箕山上,食雪首阳巅”。《月下独酌》(其四)有“辞粟卧首阳,屡空饥颜回”。《行路难》(其三)有“有耳莫洗颍川水,有口莫食首阳蕨”。

《月下独酌四首》整体赏析

这首诗约作于唐玄宗天宝三载(744年),时李白在长安,正处于官场失意之时。此诗题下,两宋本、缪本俱注“长安”二字,意谓这四首诗作于长安。当时李白政治理想不能实现,心情是孤寂苦闷的。但他面对黑暗现实,没有沉沦,没有同流合污,而是追求自由,向往光明,因有此作。

《月下独酌四首》是唐代诗人李白的组诗作品。这四首诗写诗人在月夜花下独酌,无人亲近的冷落情景。诗意表明,诗人心中愁闷,遂以月为友,对酒当歌,及时行乐。组诗运用丰富的想象,表达出诗人由孤独到不孤独,再由不孤独到孤独的一种复杂感情。表面看来,诗人真能自得其乐,可是深处却有无限的凄凉。全诗笔触细腻,构思奇特,体现了诗人怀才不遇的寂寞和孤傲,在失意中依然旷达乐观、放浪形骸、狂荡不羁的豪放个性。

《月下独酌四首》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月下独酌四首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月下独酌四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月下独酌四首

链接地址:http://www.hbtongchang.net.cn/shiwen/718.html

上一篇:怨歌行 下一篇:月夜听卢子顺弹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