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律诗 > 时间:2018-12-31 20:49 标签:弹琴

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 古诗全文

昔在南阳城,唯餐独山蕨。

忆与崔宗之,白水弄素月。

时过菊潭上,纵酒无休歇。

泛此黄金花,颓然清歌发。

一朝摧玉树,生死殊飘忽。

留我孔子琴,琴存人已殁。

谁传广陵散,但哭邙山骨。

泉户何时明,长扫狐兔窟。

参考资料: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百度百科 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百度汉语

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 古诗注释

⑴崔宗之,名成辅,以字行。日用子,袭封齐国公。历左司郎中、侍御史,谪官金陵。与李白诗酒唱和,常月夜乘舟,自采石达金陵。与李白同列“酒中八仙”。《唐书·地理志》山南道邓州南阳郡有南阳县。《文献通考》:琴有一十八样,究之雅度,不过伏羲、大舜、夫子、灵开、云和五等而已。夫子样长三尺六寸四分。《说略》:古琴惟夫子、列子二样,皆肩垂而阔,非若今耸而狭也。惟此二样乃合古制,或以夫子样周遍皆作竹节样,非古制。

⑵《太平寰宇记》:独山在南阳县西三十里。《一统志》:豫山在甫阳府城东北十五里,孤峰峭立,俗名独山,下有三十六陂。

⑶白水,即淯水也。《方舆胜览》:枣阳有白水, 即白河。《一统志》:淯水,在南阳府城东三里,俗名白河。

⑷《通典》:南阳郡菊潭县有菊水,旁水居人饮此水,多寿也。《太平寰宇记》:菊水出南阳县东石涧山,一名菊溪水,或云水出石马峰,峰如马焉。其水重于诸水。盛弘之《荆州记》云:源旁悉生芳菊,被崖浸潭,涧流滋液。其水极甘香,谷中有三十余家不复穿井,仰饮此水,上寿百二十岁,中寿百余,其七十、八十者犹以为夭。菊能轻身益气,令人久寿,于此为征矣。《一统志》:菊潭在南阳府内乡县西北,源出析谷东石涧山,或曰出石马峰。水旁生甘菊,水极甘馨,有数十家,惟饮此水,寿多至百岁之上。其菊茎短花大,其味甘美异于他菊。人多收其种,传于四方。

⑸纵酒,出《史》、《汉》《田儋传》。颜师古曰:纵,放也,放意而饮酒也。

⑹陶潜诗:“泛此忘忧物。”

⑺《世说》:稽中散临刑东市,神气不变,索琴弹之,奏《广陵散》,曲终,曰:“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

⑻《太平寰宇记》:芒山,一作邙山,在河南县北十里,一名平逢山,亦郏山之别名也,都城所枕。杨佺期《洛城记》云:北山,连岭修亘四百余里,实古今东洛九原之地也。又戴延之《西征记》云:西岸东垣,亘阜相属,伊尹、苏秦、张仪、扁鹊、田横、刘宽、杨修、孔融、吴后主、蜀后主、张华、嵇康、石崇、何晏、陆陲、阮籍、羊祜,皆有冢在此山。《一统志》:北邙山,在河南府城北十里,山连偃师、巩、孟津三县,绵亘四百余里,东汉诸陵及唐宋名臣坟多在此。邙山,即崔葬处。

⑼隋炀帝《秦孝王讳》:“仲卜宅,将归泉户。”

⑽张孟阳诗:“狐兔窟其中,芜秽不复扫。”

《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古诗赏析:

《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此诗作于天宝十载(751)经洛阳谒邙山崔宗之墓时(郁贤皓《李白丛考》)。诗中前半回忆开元二十年秋与宗之初识,同游南阳,在白水赏月,菊潭纵酒的情景。后半写对亡友的悼念。以“摧玉树”比喻宗之逝世,见遗琴思故友,潸然泪下。由琴又联想到嵇康受迫害,临刑时奏《广陵散》,以此隐喻宗之的不幸遭遇。

长归狐兔窟”典故出于《淮南子·说林训》:“鸟飞返乡,兔死归窟,狐死首丘,寒将翔水,各哀其所生。”联系上句“泉户(墓穴)何时明(开也)”,意谓崔宗之不幸死于远离故乡之地,何时才能按礼俗归葬于祖莹之中?  (参李清渊《李白与崔宗之酬赠诗考》,载《李白学刊》第二辑)全诗以凝重质朴的语言,表达了对亡友深厚真挚的情感。

诗中人物与地名:

崔宗之:李白酒友,“饮中八仙”之一。睿宗时宰相崔日用之子。曾任起居郎、礼部员外郎、礼部郎中、右司郎中,见崔祐甫《齐昭公崔府君(日用)集序》。李白《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酬崔五郎中》、《赠崔郎中宗之》、《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等诗中的“崔员外”、“崔郎中”,并指崔宗之。

菊潭:即菊水。《元和郡县志》山南道邓州菊潭县:“因县界内菊水为名,属邓州(即南阳)。菊水出县东石涧山。其旁多菊,水极甘馨。谷中三十余家不复穿井,仰饮此水,皆寿百余岁。”在今河南内乡县西北,东南流入湍河。李白《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有“时过菊潭上,纵酒无休歇”。

独山:在今河南南阳市东北。李白《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有“昔在南阳城,唯餐独山蕨”。

南阳:即今河南南阳市。李白《读诸葛武侯传书怀赠长安崔少府叔封昆季》有“当其南阳时,陇亩躬自耕”。《赠宣城赵太守悦》有“忆在南阳时,始承国士恩”。《留别王司马嵩》有“余亦南阳子,时为梁甫吟”。《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有“昔在南阳城,惟餐独山蕨”。另有《南阳送客》、《游南阳白水登石激作》、《游南阳清冷泉》。

邙山:即北邙山,在今河南洛阳市城北,东汉诸陵及唐宋名臣墓葬多在此。李白《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有“谁传《广陵散》?但哭邙山骨。”

《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作者简介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

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附近),先世于隋末流徙西域,李白即生于中亚碎叶(今巴尔喀什湖南面的楚河流域,唐时属安西都护府管辖)。幼时随父迁居绵州昌隆(今四川江油)青莲乡。他一生绝大部分在漫游中度过。

公元742年(天宝元年),因道士吴筠的推荐,被召至长安,供奉翰林。文章风采,名动一时,颇为唐玄宗所赏识。后因不能见容于权贵,在京仅三年,就弃官而去,仍然继续他那飘荡四方的流浪生活。公元756年,即安史之乱发生的第二年,他感愤时艰,曾参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不幸,永王与肃宗发生了争夺帝位的斗争,失败之后,李白受牵累,流放夜郎(今贵州境内),途中遇赦。晚年漂泊东南一带,依当涂县令李阳冰,不久即病卒。

李白是唐代伟大诗人,也是我国诗歌史上乃至世界诗歌史上少见的天才。他留下的千余首诗歌和六十余篇文章,在文学史上闪耀着夺目的光辉,1200 多年来震撼着广大人民的心魄。他不愧为人间少有的“谪仙诗人”,无与伦比的“一代诗豪”!

李白的诗,不但多方面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而且为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艺术经验,他继承、发展了屈原、庄周以来的浪漫主义创作方法,并融会前人的许多艺术手法,把古代诗歌艺术和散文艺术推向新的高峰,形成了他特有的雄奇、奔放、飘逸的风格。

 

《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

链接地址:http://www.hbtongchang.net.cn/shiwen/659.html

上一篇:夜泊牛渚怀古 下一篇:殷十一赠栗冈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