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绝句 > 时间:2018-12-24 14:56 标签:饮酒,记游,宴饮,组诗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 古诗全文

【其一】

今日竹林宴,我家贤侍郎。

三杯容小阮,醉后发清狂。

【其二】

船上齐桡乐,湖心泛月归。

白鸥闲不去,争拂酒筵飞。

【其三】

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

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

参考资料: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百度百科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百度汉语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翻译译文

今日与我家贤侍郎共为竹林之宴饮,就像阮咸与叔父阮籍一样。酒过三杯,请容许我酒醉之后高迈不羁之态。

船上齐唱行船之歌,我们乘着月色自湖心泛舟而归。湖面上白鸥悠闲不远飞,倒是争相在我们酒筵的上方盘旋飞翔。

把君山削去该有多好,可让洞庭湖水平铺开去望而无边。巴陵的美酒饮不尽,共同醉倒于洞庭湖的秋天。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赏析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是李白的一组纪游诗。它由三首五言绝句 组成。三首均可独立成章,其中第三首,更是具有独特构思的抒情绝唱。

乾元二年(759)春,李白在流放夜郎途中,行至巫山,因天旱皇帝大赦天下,诗人免罪放还,喜出望外,随即东归,怀着“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欢欣,返至江夏,希冀朝廷任命,抱着“圣朝思贾谊,应降紫泥书”(《送别》)的幻想,苦苦等待,终于希望落空。秋,应友人裴隐之招,诗人沿江南下,往游洞庭潇湘,诗人内心饱尝着被朝廷抛弃的痛楚。适时,他的族叔原刑部侍郎李晔因事贬官岭南,途经岳州,于是叔侄相遇,百感交集,既有相逢的喜悦,更多的是天涯飘泊沦落的悲伤,互诉衷肠,对酒当歌,不觉大醉一场。这组由三首五言绝句组成的组诗,大约即是大醉后所作。

第一首:“今日竹林宴,我家贤侍郎”,借用阮咸与叔父阮籍的典故,暗寓李白与族叔李晔共为竹林之宴饮,同为仕途不通的同怜人,以阮咸自喻,以阮籍比作李晔。“三杯容小阮,醉后发清狂”,讲述李白欲借酒消愁,排遣心中的愁绪。

第二首:“船上齐桡乐,湖心泛月归。白鸥闲不去,争拂酒筵飞。”描绘出一幅酒船管弦齐奏、皓月浮光静影沉璧、白鸥盘旋飞翔的湖上美景图。四句诗句前后片浑然一体,自然流畅,毫无滞涩之感,音情顿挫之中透出豪放雄奇的气势,诗意意境开阔,动静虚实,相映成趣。

第三首:“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铲去挡住湘水一泻千里直奔长江大海的君山,就好像李白想铲去人生道路上的坎坷障碍。“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既是自然景色的绝妙的写照,又是诗人思想感情的曲折的流露,流露出他也希望象洞庭湖的秋天一样,用洞庭湖水似的无穷尽的酒来尽情一醉,借以冲去积压在心头的愁闷。

诗开端起得奇,劈面叫来:“刬却君山好”,何等快意! 何等异想天开!“刬却”即是铲平、削去之意,君山在洞庭之中,又名洞庭山,相传是舜妃湘君同游之处,故名。李白在另一首诗中赞美君山说:“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为什么这首诗却要“刬却”呢?且看下句:“平铺湘水流”,难道铲却君山仅仅是让湘水无阻无挡平铺入湖?当然不是,这是诗人郁积心头苦楚的一次大渲泄。

李白曾高歌“天生我材必有用”,胸怀大济苍生的抱负,而朝廷昏聩,英才蹭蹬,“遭遇二明主,前后两迁逐”(《书怀示息秀才》)。诗人从流放中遇赦归来,九死一生,多么希望朝廷洗雪重用,不料幻想破灭,回思往事,既多悲愤,瞻念前途,又感渺茫,眼前突兀横阻在湖中的君山,不正是阻挡湘水奔流入湖的障碍么? 它多象自己人生大道上屡屡阻碍前程的奸佞群小? “刬却君山好”,喊出了诗人的心声,抒发了心中的愤懑和不平。

诗人醉了! 醉眼中所望见的洞庭湖水,滔滔汩汩,多么像取之不尽,喝之不完的巴陵美酒啊!令人顿想起“遥看汉水鸭头绿,恰似葡萄初发醅。此江若变作春酒,垒曲便筑糟丘台”(《襄阳歌》)。诗人幻觉迷离惝恍,陶醉在酒乡。“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诗人内心苦楚,唯有借酒浇愁,真是“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两句诗,是诗人醉后强烈的抒情。“醉”,是全诗之眼,醉眼醉心渲染出一派醉景,不但浩渺无际的洞庭湖水在醉眼中变成无限美酒,而且整个洞庭秋天也因诗人的醉而“醉杀”了。这种渲染醉的方式,是李白所独具有的,烙上强烈的李白色彩了!

这首诗,前后两种奇想,表面上似乎各自独立,实际上却有着内在联系。联系它们的纽带就是诗人壮志未酬的千古愁、万古愤。酒和诗都是诗人借以抒愤懑、豁胸襟的手段。诗人运用独特的想像,不假安排,自然拈出“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的诗句。“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句设喻巧妙,令人回味。只有处在这种心情下的李白,才能产生这样奇特的想象;也只有这样奇特的想象,才能充分表达此时此际李白的心情。

李白醉后往往一抒愤懑之情,尤其是到了晚年,心境悲凄,更是习以为常。如《江夏赠韦南陵冰》则有“我且为君捶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发语豪疏,令人瞪目乍舌。“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即属此类。一个伟大寂寞的天才,借酒遣愁,只有通过内心的发泄和排遣,才得到生命的平衡和升华,这首诗即是一例。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创作背景

乾元二年(759)李白行至夔州白帝城,遇赦获释,迫不及待地返至江陵。直到岳阳,遇到族叔李晔,时由刑部侍郎贬官岭南。于是李白、族叔李晔和被砭官的友人贾至一起同游洞庭湖。李白写了月夜游洞庭湖的三首七言绝句,诗中以阮籍、阮咸叔侄喻李哗及己,抒写其豪兴。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组诗作品。这三首诗描写了李白陪族叔李晔畅游洞庭湖排遣愁绪的情景:第一首诗借用阮咸与叔父阮籍的典故,同为仕途不通的同怜人,欲借酒消愁排遣愁绪;第二首诗描绘出一幅酒船管弦齐奏、皓月浮光静影沉璧、白鸥盘旋飞翔的湖上美景图,以情景交融的方式,让诗意意境开阔;最后一首诗运用独特的奇想,铲去人生坎坷障碍,用无穷尽的酒醉刷掉心头的愁闷。全诗层次分明而又环环相连,丝丝入扣,通过借酒吟诗消愁,排遣李白心中数十年壮志未酬、晚年九死一生之余又遭幻想破灭的千古愁、万古愤。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其一)

乾元二年(759)秋作于岳州(今湖南岳阳)。侍郎叔,谓刑部侍郎李晔,本年四月以事忤宦官李辅国,贬岭下尉,秋间过岳州,与李白相遇。此诗以阮籍、阮咸叔侄喻李晔及己,抒写其豪兴,曰:“今日竹林宴,我家贤侍郎。三杯容小阮,醉后发清狂。”《晋书·阮籍传》:“(阮)咸任达不拘,与叔父籍为竹林之游。”二阮俱在“竹林七贤”之列。王琦注:“诗人所称,多以纵情诗酒之类为清狂。”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其二)

此诗写月下载酒泛舟之乐,曰:“船上齐桡乐,湖心泛月归。白鸥闲不去,争拂酒筵飞。”桡乐,谓舟子行船之歌。闲,任情闲适之意。三、四句以白鸥之乐映照游人之乐,尤富诗意。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其三)

此诗以奇想出之,抒写醉后豪兴,曰:“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君山在洞庭湖中,湘水北流汇入洞庭,诗人故有“刬却”二句之奇想。此诗极为论者推重,如宋罗大经将“刬却”二句与杜甫“斫却月中桂,清光应更多”二句并提,以为“二公所以为诗人冠冕者,胸襟阔大故也。此皆自然流露,不假安排”(见《鹤林玉露》)。清黄生曰:“放言无理,在诗家转有奇处。四句四见地名不觉。”(《唐诗摘抄》)今人刘拜山曰:’刬却君山,平铺湘水,以冲决藩篱之气,束入二十字小诗,良非余子所及。”(《千首唐人绝句》)至如郭沫若说“刬却”二句是诗人“看到农民在湖边屯垦,便想到要更加扩大耕地面积”(见《李白与杜甫》),则为着意拔高之论,不足取。

诗中人物与地名:

李晔:淮南靖王李神通曾孙,宗正卿李琇子,官至刑部侍郎,乾元二年(759)贬岭南,见《新唐书·宗室世系表上》大郑王房、两《唐书·李岘传》。李白《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五首》、《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侍郎叔”即指李晔,作于乾元二年,时李晔正由刑部侍郎贬岭南一尉,路经岳阳,与李白、贾至同游洞庭。

巴陵:郡名,即岳州,治所在今湖南岳阳市。李白《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其三)有“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长干行》(其二)有“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答裴侍御先行至石头驿以书见招期月满泛洞庭》有“巴陵定近远,持赠解人忧”。《夜泛洞庭寻裴侍御清酌》有“明湖涨秋月,独泛巴陵西”。《秋登巴陵望洞庭》有“清晨登巴陵,周览无不极”。《荆州贼辞临洞庭言怀作》有“积骨成巴陵,遗言闻楚老”。另有《巴陵赠贾舍人》、《九日登巴陵置酒望洞庭水军》、《登巴陵开元寺西阁赠衡岳僧方外》。

竹林:在今河南辉县西南。西晋嵇康、阮籍、山涛、向秀、阮咸、刘伶、王戎游隐之处,号称“竹林七贤”。李白《江夏使君叔席上赠史郎中》有“复如竹林下,而陪芳宴初”。《对雪奉饯任城六父秩满归京》有“何时竹林下,更与步兵邻”。《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竹林七子去道赊,兰亭雄笔安足夸”。《饯校书叔云》有“向晚竹林寂,无人空闭关”。《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有“恭陪竹林宴,留醉与陶公”。《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其一)有“今日竹林宴,我家贤侍郎”。

君山:一名洞庭山、湘山,在今湖南岳阳市西南洞庭湖中。李白《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其三)有“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有“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

洞庭:洞庭湖,又名云梦泽,在今湖南。李白《远别离》有“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临江王节士歌》有“洞庭白波木叶稀,燕鸿始入吴云飞”。《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有“洞庭潇湘意渺绵,三江七泽情洄沿”。《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有“俱飘零落叶,各散洞庭流”。《留别曹南群官之江南》有“帝子隔洞庭,青枫满潇湘”。《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昨夜秋声阊阖来,洞庭木叶骚人哀”。《送贺监归四明应制》有“真诀自从茅氏得,恩波宁阻洞庭归”。《送长沙陈太守二首》(其二)有“洞庭乡路远,遥羡锦衣春”。《洞庭醉后送绛州吕使君杲流澧州》有“洞庭破秋月,纵酒开愁容”。《与诸公送陈郎将归衡阳》有“回飚吹散五峰雪,往往飞花落洞庭”。《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其一)有“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尽南天不见云”。(其二)有“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其四)有“洞庭湖西秋月辉,潇湘江北早鸿飞”。(其五)有“帝子潇湘去不返,空余秋草洞庭间”。《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其三)有“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九日登巴陵置酒望洞庭水军》有“白羽落酒樽,洞庭罗三军”。《与夏十二登岳阳楼》有“楼观岳阳尽,川回洞庭开”。《荆州贼乱临洞庭言怀作》有“修蛇横洞庭,吞象临江岛”。《郢门秋怀》有“人迷洞庭水,雁度潇湘烟”。《书情赠蔡舍人雄》有“舟浮潇湘月,山倒洞庭波”。《赠别舍人弟台卿之江南》有“因为洞庭叶,飘落之潇湘”。《寄从弟宣州长史昭》有“五落洞庭叶,三江游未还”。《送郗昂谪巴中》有“予若洞庭叶,随波送逐臣”。另有《答裴侍御先行至石头驿以书见招期月满泛洞庭》、《夜泛洞庭寻裴侍御清酌》、《秋登巴陵望洞庭》。

湘水:即今湖南湘江。李白《远别离》有“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白云歌送刘十六归山》有“君入楚山里,云亦随君渡湘水。湘水上,女萝衣,白云堪卧君早归”。《送长沙陈太守二首》(其一)有“湘水回九曲,衡山望五峰。”《白云歌送友人》有“君今还入楚山里,云亦随君渡湘水”。《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其三)有“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江水”。《夜泛洞庭寻裴侍御清酌》有“日晚湘水绿,孤舟无端倪”。《行路难》(其三)有“子胥既弃吴江上,屈原终投湘水滨”。《门有车马客行》有“廓落无所合,流离湘水滨”。《送长沙陈太守二首》(其二)有“七郡长沙国,南连湘水滨”。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

链接地址:http://www.hbtongchang.net.cn/shiwen/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