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古诗 > 时间:2019-01-12 21:08 标签:情怀,抒怀,赠诗,赠别,忧愤,自传,长诗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韦太守良宰 古诗全文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

天地赌一掷,未能忘战争。试涉霸王略,将期轩冕荣。

时命乃大谬,弃之海上行。学剑翻自哂,为文竟何成。

剑非万人敌,文窃四海声。儿戏不足道,五噫出西京。

临当欲去时,慷慨泪沾缨。叹君倜傥才,标举冠群英。

开筵引祖帐,慰此远徂征。鞍马若浮云,送余骠骑亭。

歌钟不尽意,白日落昆明。十月到幽州,戈鋋若罗星。

君王弃北海,扫地借长鲸。呼吸走百川,燕然可摧倾。

心知不得语,却欲栖蓬瀛。弯弧惧天狼,挟矢不敢张。

揽涕黄金台,呼天哭昭王。无人贵骏骨,騄耳空腾骧。

乐毅倘再生,于今亦奔亡。蹉跎不得意,驱马还贵乡。

逢君听弦歌,肃穆坐华堂。百里独太古,陶然卧羲皇。

征乐昌乐馆,开筵列壶觞。贤豪间青娥,对烛俨成行。

醉舞纷绮席,清歌绕飞梁。欢娱未终朝,秩满归咸阳。

祖道拥万人,供帐遥相望。一别隔千里,荣枯异炎凉。

炎凉几度改,九土中横溃。汉甲连胡兵,沙尘暗云海。

草木摇杀气,星辰无光彩。白骨成丘山,苍生竟何罪。

函关壮帝居,国命悬哥舒。长戟三十万,开门纳凶渠。

公卿如犬羊,忠谠醢与菹。二圣出游豫,两京遂丘墟。

帝子许专征,秉旄控强楚。节制非桓文,军师拥熊虎。

人心失去就,贼势腾风雨。惟君固房陵,诚节冠终古。

仆卧香炉顶,餐霞漱瑶泉。门开九江转,枕下五湖连。

半夜水军来,浔阳满旌旃。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

徒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辞官不受赏,翻谪夜郎天。

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扫荡六合清,仍为负霜草。

日月无偏照,何由诉苍昊。良牧称神明,深仁恤交道。

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顾惭祢处士,虚对鹦鹉洲

樊山霸气尽,寥落天地。江带峨眉雪,川横三峡流。

万舸此中来,连帆过扬州。送此万里目,旷然散我愁。

纱窗倚天开,水树绿如发。窥日畏衔山,促酒喜得月。

吴娃与越艳,窈窕夸铅红。呼来上云梯,含笑出帘栊。

对客小垂手,罗衣舞风。宾跪请休息,主人情未极。

览君荆山作,江鲍堪动色。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逸兴横素襟,无时不招寻。朱门拥虎士,列戟何森森。

剪凿竹石开,萦流涨清深。登台坐水阁,吐论多英音。

片辞贵白璧,一诺轻黄金。谓我不愧君,青鸟明丹心。

五色云间鹊,飞鸣天上来。传闻赦书至,却放夜郎回。

暖气变寒谷,炎烟生死灰。君登凤池去,忽弃贾生才。

桀犬尚吠尧,匈奴笑千。中夜四五叹,常为大国忧。

旌旆夹两山,黄河当中流。连鸡不得进,饮马空夷犹。

安得羿善射,一箭落旄头。

参考资料: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百度百科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百度汉语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翻译译文

天上宫阙,白玉京城,有十二楼阁,五座城池。仙人为我抚顶,结受长生命符。

突然想来人间一游,误逐世间的环乐,以尽前缘。人间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九十六圣君,空名挂于浮云端。

以天地为赌注,一掷决定命运,一直战争不停。我曾经学习霸王战略,希望能功成名就,锦衣返乡。

可是时运不佳,长期漂泊五湖四海。曾经去山东学剑,没有什么结果,会写点文章,可那有什么用呢?

剑术并非万人之敌,防防身的技术,文章倒是四海闻名,罕有人匹敌。这些都是些儿戏,微不足道,所以我象梁鸿一样看破了世界,唱着五噫歌离开西京长安。

不过在临去之时,我还是流下了慷慨激扬的泪水,打湿了我的帽上红缨。叹君也是个倜傥之才,气质品格冠群英。

道旁设帐为我饯行,慰籍我此次远征的艰辛。鞍马生涯如浮云,送我送在骠骑亭。

歌声钟鼓声表达不尽你的情意,白日马上就要落在昆明池中。我曾经在某年十月到达幽州,看见安禄山的军阵兵甲灿烂如群星。

君王唐玄宗放弃东北河北,整个地区都由安禄山横行无忌,犹如长鲸在海洋横行。呼吸之间就走遍百川,燕然山也仿佛可被他摧毁。

我心知我在皇上那里不得意,说也无用,只好躲入桃花源,独善一身。想弯弧射天狼,挟着弓却不敢张开,怕祸及自己。

我曾经在北京黄金台揽涕痛哭,呼天喊地:燕昭王啊你在那里啊,怎么没有人识用人才?无人珍贵骏马之骨,天马空自腾骧,不得大用。

即使乐毅再生,到如今这样的形势,也只有逃命的份儿。岁月蹉跎,不得人意,驱骑马儿来到贵乡。

正逢你在悠闲地欣赏弦歌,肃穆地坐在华美的厅堂。你如远古的百里之王候,陶然而卧如羲皇伏羲氏一般。

行乐在昌乐馆,大开酒筵,罗列壶觞。青娥美女夹坐在贤豪之间,对着烛光俨然成双成行。

醉舞纷纷散满绮席,清歌袅袅绕飞尘梁。欢娱完毕,你秩满(丧礼守孝期满)以后就要回归咸阳。

饮宴送行的有万人之多,帐蓬遥遥相望。这一别,我俩各隔千里,荣枯不用,炎凉各自。

炎凉几度变化,九州几乎崩溃。唐军抗战叛军,沙尘使云海昏暗无光。

连草木都摇着杀气,星辰更是无光。白骨堆成丘山,苍生竟有何罪,遭此劫难。

潼关函谷关捍卫皇帝宫殿,国命悬于哥舒翰一身。不料长戟三十万的大军,竟然开关门投降元凶。

公卿官僚犹如犬羊,忠诚正直的人变为肉酱。二圣逃离京城,两座京城变为废墟。

帝子永王受皇上诏命,军事管制楚地。永王节制并非是想做春秋五霸中齐桓公与晋文公,永王的军师却拥有勇猛的将士。

人心失去体统,贼势腾起风雨。唯有你固守房陵郡,忠诚高节勇冠终古。

我那时云卧庐山香炉峰顶,学仙人餐霞漱瑶泉。草堂门开九江流转,枕头下面五湖相连。

半夜永王的水军来浔阳,城里城外遍插旌旃。我被空名自误,永王派兵迫胁我上了他的楼船。

他曾经赐与我五百两黄金,我把黄金视为浮烟。我辞去永王的官却不受赏,反而远谪到夜郎那样的穷山恶水的地方。

夜郎离这里万里之遥道,西去令人衰老。海内六合,扫荡清静,我却像负霜之草。

日月普照,并无私心,有什么办法可以诉冤给苍天听听。你是神明的太守,深知仁心爱民。

惭愧作你的青云客,三次登上黄鹤楼。惭愧不是祢衡处士,虚对鹦鹉洲。

樊山霸气已尽,天地一派寥落秋色。长江漂流着峨眉山的雪水和三峡的急流。

万舸千舟江上往来,连帆一片过扬州。登高极目,万里悠悠,旷然散我忧愁。

纱窗倚天而开,水树翠绿如少女青发。看太阳,怕它马上落山,举起酒杯喜得明月。

吴越美女艳如花,窈窕婀娜,浓装艳抹。呼来款款轻上云梯,含笑羞羞步出帘栊。

对着客人清唱小垂手,罗衣飘摇舞春风。跪请宾客休息,主人情还未了。

浏览你在荆山的大作,堪与江淹鲍照的文笔媲美。宛如出清水的芙蓉,有大自然天然去雕饰。

逸兴满溢平素的襟怀,无时不想到你的招寻约请。朱门拥立虎士,兵戟罗列森森。

剪竹凿石,溪流清深宛然而去。登高楼坐水阁,吐论滔滔不绝,声音清朗。

言辞贵于白璧,一诺重于黄金。称我不愧于你,宛如青鸟有丹心。

云间五色的喜鹊,飞鸣着从天上飞来。传闻是大赦的文书到了,却被流放夜郎去。

顿时就如没有暖气的寒谷,没有炎烟的死灰,没有希望了。贤君你马上要登朝廷的凤凰池去了,别忘记了我这个被遗弃的贾谊,有机会推荐一下。

桀犬吠尧,古来之理,别让匈奴千秋笑话我们。我常常在中夜失眠,唉声叹气,为这大国忧愁啊。

旌旆飘飘夹两岸之山,黄河当中奔流。群雄相互牵掣,不能一致行动,面对战场犹豫不决。

如何才有善射的后羿那样的良将,一箭射落敌军的元凶。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赏析

这首诗是李白在江夏临别时赠写太守韦良宰的,通过写古述今表达了他对自身境遇和对乱世的忧愤。此诗云:“传闻赦书至,却放夜郎回。”又云“寥落天地秋”,当是公元759年(乾元二年)秋在江夏作。诗云:“君登凤池去,忽弃贾生才。”仍希冀朝廷任用自己。

此诗是李白公元760年(唐肃宗上元元年)滞留江夏时所作的一首自传体长诗(按此诗作年,王谱、詹谱、王增谱、安谱、郁本、安本作公元759年,黄谱、裴谱作公元760年)。诗人因受永王之败的牵连,被流放至夜郎,中途获上赦宥。此诗是在他被赦免后所作。在这个时候与韦良宰这样一个老朋友相见,李白的感慨当然是很深的。其中最强烈的莫过于他已由旧日的御前歌手沦为一个流犯,而对方已由一介平凡的知县成为名镇一方的主座了。其中一个首要缘由就是韦良宰在骚动变乱中作出了与李白不同的选择。面对老友,李白除了叙及他们的交往始末,着意向他诉说了本身的不幸与委屈,还告诉老朋友骚动变乱前自己北上幽州就是为了探察安禄山的虚实。这如同下面诠释入永王幕的缘故一样,也是为了消除老朋友的误会,表明自身在政治态度上的清白。

这是诗人写的最长一首抒情诗,诗人以自己的人生经历和同韦良宰的交往为中心,尽情抒发了自己的政治感慨。其中如“十月到幽州”之句所产生的岐义,作为一个大诗人,他不可能感觉不到这一点。对于此只能作一种解释,这是诗人在事后有意造出的一种恍惚语境。他知道这首诗不只是写给这一个老朋友看的,他是有意向世人明示自己在乱世中的态度与先见之明。

此诗流传最广的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两句。其意思是,像那刚出清水的芙蓉花,质朴明媚,毫无雕琢装饰,喻指文学作品要像芙蓉出水那样自然清新。雕饰:指文章雕琢。这两句诗赞美韦太守的文章自然清新,也表示了李白自己对诗歌的见解,主张纯美自然——这是李白推崇追求的文章风格,反对装饰雕琢。李白自己的作品也正是如此,后人经常引用这两句评价李白的作品。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创作的一首自传体长诗,是李白集中最长的一首诗。此诗作于李白从流放夜郎途中被赦免后滞留江夏时,诗人回顾了自己的人生历程,抒发了自己的政治感慨。其中“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两句流传甚广,可看成李白诗风的写照。

此诗作于乾元二年(759)秋。时李白流夜郎途中遇赦,还憩江夏。江夏,郡名,治所在今武汉市武昌。韦太守,名良宰。全诗详叙身世,以三次与韦良宰聚散为结构,述己一生坎坷遭遇,以及国运多艰,二者交叉叙说,极有条理。其中述天宝十一载(752)十月抵达范阳郡,己感知到安禄山将叛之兆,朝廷仍对安禄山宠信有加,终铸巨祸,犹觉痛切。回忆从永王一节,用“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为己开脱,虽不符事实,当时情势下又不得不如此说。近人胡适《白话文学史》以诗中有不合事实之语,谓系伪作,属武断之论。全诗兼备自传性和诗史性特征。《唐宋诗醇》评曰:“通篇以交情时势互为经纬,汪洋灏瀚,如百川之灌河,如长江之赴海,卓乎大篇,可与《北征》并峙。”(卷五)陈仅《竹林答问》评此诗为“书体”。诗中多含地名和典故。骠骑亭,唐时长安郊外地名,具体不详,或非实指之地名。昆明,池名,汉武帝时凿,故址在今陕西西安市西南丰水和潏水之间。贵乡、昌乐,县名,皆属河北道魏州,贵乡故址在今河北大名县东南,昌乐即今河南南乐县。房陵,郡名,即房州,郡治在今湖北房县。樊山,在今湖北鄂城县西。“揽涕黄金台”八句,并用燕昭王筑黄金台以揽天下人才,燕将乐毅于昭王死后,被疑忌及出走赵国三个典故,责斥贤者不被用的现实。“函关壮帝居”四句,实叙哥舒翰失守潼关,投降安禄山。“呼吸走百川,燕然可摧倾”,形容安禄山嚣张气焰,夸张而传神。燕然,山名,即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杭爱山。“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二句,本意形容韦良宰“荆山”之作清新自然的风格,实也为李白重要的诗歌主张,在文学批评史上产生积极影响。

诗中人物地名:

1、韦良宰:尚书右丞韦行佺子。天宝初李白供奉翰林时,即有过从。三载(744)李白离开长安时,韦良宰曾为李白饯行。天宝十一载(752)在贵乡县(今河北大名)县令任,李白从幽州南归过贵乡,又曾会见。安禄山叛乱时,韦良宰在房陵郡(今湖北房县)太守任,后移鄂州(今湖北武汉市武昌)刺史。李白《天长节使鄂州刺史韦公德政碑》中的“韦公”,即韦良宰。又《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诗,“江夏郡”即鄂州,太守即刺史。两诗文并为乾元二年(759)作。时李白流放夜郎半途遇赦返回江夏,正当韦良宰在鄂州刺史任,即将任满返京。

2、夜郎:①夜郎郡,唐天宝元年(724)改珍州置,治所在夜郎县,在今贵州正安县西北。李白《流夜郎赠辛判官》有“我愁远谪夜郎去,何日金鸡放赦回?”《赠刘都使》有“而我谢明主,衔哀投夜郎”。《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辞官不受赏,翻谪夜郎天”、“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传闻赦书至,却放夜郎回”。《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有“去国愁夜郎,投身窜荒谷”。《江上赠窦长史》有“万里南迁夜郎国,三年归及长风沙。”《江夏赠韦南陵冰》有“天地再新法令宽,夜郎迁客带霜寒”。《自汉阳病酒归寄王明府》有“去岁左迁夜郎道,琉璃砚水长枯槁”。《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有“适遭云罗解,翻谪夜郎悲”。《留别贾舍人至》有“君为长沙客,我独之夜郎”。《忆秋浦桃花旧游时窜夜郎》有“三载夜郎还,于兹炼金骨”。《流夜郎闻酺不预》有“汉酺闻奏钧天乐,愿得风吹到夜郎”。《南流夜郎寄内》有“夜郎天外怨离居,明月楼中音信疏”。另有《流夜郎永华寺寄寻阳群官》、《张相公出镇荆州寻除太子詹事余时流夜郎行至江夏与张公相去千里公因太府丞王昔使车寄罗衣二事及五月五日赠余诗余答以此诗》、《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流夜郎至西塞驿寄裴隐》、《泛沔州城南郎官湖》序云“白迁于夜郎”、《流夜郎题葵叶》。②夜郎县,《新唐书·地理志》谓贞观八年于龙标分置夜郎、郎溪、思微三县。天宝元年(742)改夜郎县为峨山县。其地在今湖南芷江县西便水市。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有“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3、十二楼:道教以为天上有白玉京,昆仑山上有五城十二楼,均仙人所居。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4、凤池:即凤凰池。本指皇帝禁苑中池沼名。魏晋以来中书省掌执政治机要,地近宫禁,多承宠任,故称中书省为“凤凰池”。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君登凤池去,勿弃贾生才”。

5、昆明:昆明池,故址在今陕西西安市西南丰水和潏水之间。汉武帝元狩三年(前 120)为准备和昆明国作战训练水军,以及解决长安水源不足而开凿。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歌钟不尽意,白日落昆明”。

6、九江:长江自江西九江而分九派,故称。李白《望九华山赠青阳韦仲堪》有“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山”。《中丞宋公以吴兵三千赴河南军次寻阳脱余之囚参谋幕府因赠之》有“九江皆渡虎,三郡尽还珠”。《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门开九江转,枕下五湖连”。《流夜郎永华寺寄浔阳群官》有“愿结九江流,添成万行泪”。《望庐山五老峰》有“九江秀色可揽结,吾将此地巢云松”。《万愤词投魏郎中》有“兄九江兮弟三峡,悲羽化之难齐”。《避地司空原言怀》有“雪霁万里月,云开九江春”。另有《为宋中丞祭九江文》。

7、三峡:指长江三峡,古今说法颇纷。或以西峡、巫峡、归峡为三峡;或以广溪峡、巫峡、西陵峡为三峡;或以巫峡、巴峡、明月峡为三峡;或以瞿塘、滟滪、巫山为三峡;或以明月、黄牛、西陵为三峡。王琦认为“盖川河之中,峡谷甚多,然据古歌‘巴东三峡巫峡长’一语推之,知古之所称三峡者皆在巴东。”(《李太白全集》卷八)今人以今四川白帝城至湖北南津关之间的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为长江三峡。李白《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我在巴东三峡时,西看明月忆峨眉”。《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有“袖拂白云开素琴,弹为三峡流泉音”。《万愤词投魏郎中》有“兄九江兮弟三峡,悲羽化之难齐”。《观元丹丘坐巫山屏风》有“昔游三峡见巫山,见画巫山宛相似”。《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江带峨眉雪,川横三峡流”。《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有“响入百泉去,听如三峡流”。《送赵判官赴黔府中丞叔幕》有“水宿五溪月,霜啼三峡猿。”《登锦城散花楼》有“暮雨向三峡,春江绕双流”。《峨眉山月歌》有“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按:今人或以此诗三峡非指长江三峡,而指今四川乐山市北岷江上的平羌三峡:犁头峡、背峨峡、平羌峡。姑存一说)《为宋中丞祭九江文》云:“划三峡以中断”。另有《赋得白鹭鹚送宋少府入三峡》、《上三峡》。

8、五湖:①先秦史籍记载吴越地区有五湖,后人说法不一:一说即太湖及其东岸游湖、莫湖、胥湖、贡湖;一说即胥湖、太湖、蠡湖、洮湖、滆湖;一说即长荡湖、太湖、射湖、贵湖、滆湖;一说即太湖东岸贡湖、游湖、胥湖、梅梁湖、菱湖。从《国语·越语》和《史记·河渠书》看来,五湖最初当指太湖,以后又泛指太湖流域一带所有湖泊。李白《悲歌行》有“范子何曾爱五湖?功成名遂身自退”。《永王东巡歌》(其七)有“王出三江按五湖,楼船跨海次扬都”。《赠韦秘书子春》有“终与安社稷,功成去五湖”。《书情赠蔡舍人雄》有“我纵五湖棹,烟涛恣崩奔”。《留别王司马嵩》有“陶朱虽相越,本有五湖心”。《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有“烟绵横九疑,漭荡见五湖”。《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尧祠笑杀五湖水,至今憔悴空荷花”。《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有“少年早欲五湖去,见此弥将钟鼎疏”。《郢门秋怀》有“终当游五湖,濯足沧浪泉”。《越中秋怀》有“不然五湖上,亦可乘扁舟”。《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云:“浮五湖”。《宣城吴录事画赞》云:“澹澹兮申五湖之澄明”。《大鹏赋》云:“杯观五湖”。②泛指湖泊。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门开九江转,枕下五湖连”。

9、玉京:道家所谓天庭,亦常借指京师长安。李白《凤笙篇》有“始闻炼气飡金液,复道朝天赴玉京,玉京迢迢几千里,凤笙去去无穷已”。《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有“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奉饯高尊师如贵道士传道箓毕归北海》有“离心无远近,长在玉京悬”。《题随州紫阳先生壁》有“楼疑出蓬海,鹤似飞玉京”。《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10、北海:①汉匈奴所在地,苏武尝徙于此。即今前苏联贝加尔湖一带。李白《幽州胡马客歌》有“牛马散北海,割鲜若虎餐。”《在水军宴赠幕府诸侍御》有“胡沙惊北海,电扫洛阳川。”《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君王弃北海,扫地借长鲸。”  ②唐北海郡,治所在今山东益都县。李邕曾为北海太守。李白《东海有勇妇》有“北海李使君,飞章奏天庭。”《题江夏修静寺》有“我家北海宅,作寺南江滨。”《访道安陵遇盖寰为予造真箓临别留赠》有“学道北海仙,传书蕊珠宫。”另有《奉饯高尊师如贵道士传道箓毕归北海》。

11、西京:指长安,今陕西西安市。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儿戏不足道,五噫出西京”。《灞陵行送别》有“古道连绵走西京,紫阙落日浮云生”。另有《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金乡送韦八之西京》、《鲁中送二从弟赴举之西京》。

12、扬州:①三国吴置。治所在建邺(后改建康)即今江苏南京市。隋开皇九年改为蒋州,大业初废。唐武德三年(620)复置扬州,七年(624)又改名蒋州,次年复名扬州,九年(626)移治江都县(今江苏扬州市)。李白《酬崔侍御》有“自是客星辞星座,元非太白醉扬州”。②隋以吴州改置,治所在江都、江阳二县,即今江苏扬州市。李白《秋浦歌十七首》(其一)有“遥传一掬泪,为我达扬州。”《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万舸此中来,连帆过扬州”。《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有“扬州花落(一作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有:“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另有《秋日登扬州西灵塔》。

13、江夏:郡名,治所在今湖北武汉市武昌。李白《江夏寄汉阳辅录事》有“江夏黄鹤楼,青山汉阳县”。另有《江夏行》、《江夏送张丞》、《江夏送友人》、《江夏别宋之悌》、《江夏使君叔席上赠史郎中》、《江夏赠韦南陵冰》、《江夏送林公上人游衡岳序》、《江夏送倩公归汉东序》、《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张相公出镇荆州寻除太子詹事余时流夜郎行至江夏与张公相去千里公因太府丞王昔使车寄罗衣二事及五月五日赠余诗余答以此诗》、《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题江夏静修寺》、《暮春江夏送张祖监丞之东都序》、《早春于江夏送蔡十还家云梦序》、《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却之武陵立马赠别》。

14、寻阳:郡名,即江州,属江南道,今为江西九江市。李白《横江词六首》(其二)有“海潮南去过寻阳,牛渚由来险马当”。《永王东巡歌》(其三)有“雷鼓嘈嘈喧武昌,云旗猎猎过寻阳”。《永王东巡歌》(其九)有“祖龙浮海不成桥,武汉寻阳空射蛟”。《和卢侍御通塘曲》有“通塘在何处,远在寻阳西”。《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半夜水军来,寻阳满旌旃。”《下寻阳城泛彭蠡寄黄判官》有“浪动灌婴井,寻阳江上风”。《送别》有“寻阳五溪水,沿洄直入巫山里”。《寻阳送弟昌峒鄱阳司马作》有“寻阳非剡水,忽见子猷船”。《秋浦寄内》有“我今寻阳去,辞家千里余”。另有《系寻阳上崔相》、《中丞宋公以吴兵三千赴河南军次寻阳脱余之囚参谋幕府因赠之》、《流夜郎永华寺寄寻阳群官》、《寻阳紫极宫感秋作》、《在寻阳非所寄内》、《送张秀才谒高中丞》序云“余时系寻阳狱中”。

15、昌乐馆:昌乐,县名,今河南南乐县。馆,指馆舍、驿馆。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征乐昌乐馆,开筵列壶觞”。

16、房陵:指房州,天宝元年改房陵郡。乾元元年复为房州,治所在今湖北房县。《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惟君固房陵,诚节冠终古。”

17、函关:即函谷关,关城在谷内,深险如函,故名。故址在今河南灵宝县南。李白《凤笙篇》有“绿云紫气向函关,访道应寻缑氏山”。《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函关壮帝京,国命悬哥舒”。

18、荆山:一名覆釜山,在今河南灵宝县阌乡南,相传黄帝曾在此采铜铸鼎。李白《飞龙引二首》(其一)有“黄帝铸鼎于荆山,炼丹砂。”《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有“铜井炎炉歊九天,赫如铸鼎荆山前”。《鞠歌行》有“连城白璧遭谗毁,荆山长号泣血人。”《感兴》(其七)有“朅来荆山客,谁为珉玉分”。《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览君荆山作,江鲍堪动色。”《将游衡岳过汉阳双松亭留别族弟浮屠谈皓》有“本是楚家玉,还来荆山中”。

19、咸阳:古都邑名。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二十里。因位于九嵕山之南、渭水之北,在山、水之阳,故名。因地与长安相近,后常借代指长安(今陕西西安市)。李白《上云乐》有“陛下应运起,龙飞入咸阳”《君子有所思行》有“凭崖望咸阳,宫阙罗北极”。《东武吟》有“归来入咸阳,谈笑皆王公”。《出自蓟北门行》有“收功报天子,行歌归咸阳”。《襄阳歌》有“咸阳市中叹黄犬,何如月下倾金罍”。《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秩满归咸阳,祖道拥万人”。《书怀赠南陵常赞府》有“咸阳天地枢,累岁人不足”。《赠从弟冽》有“自居漆园北,久别咸阳西”。《还山留别金门知己》有“归来入咸阳,谭笑皆王公”。《金乡送韦八之西京》有“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单父东楼秋夜送族弟况之秦时凝弟在席》有“尔从咸阳来,问我何劳苦”。《以诗代书答元丹丘》有“离居在咸阳,三见秦草绿”。《月下独酌》(其三)有“三月咸阳时,千花昼如锦”。《感遇》(其二)有“咸阳二三月,百鸟鸣花枝”。《忆秦娥》有“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

20、贵乡:唐县名,在今河北大名县东北。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蹉跎不得意,驱马过贵乡”。

21、香炉:指香炉烽,庐山山峰名,因其形状象香炉,峰顶常烟雾缭绕,故名。庐山有四香炉峰:一在东林寺南,曰北香炉峰。一在秀峰寺后,曰南香炉峰。一在吴障岭东,曰小香炉峰。另还有在凌霄峰西南原太平寺后的一座山峰,也曰香炉峰。李白诗写香炉峰为秀峰寺后的南香炉峰。李白《望庐山瀑布》(其一)有“日照香炉生紫烟,遥望瀑布挂前川”。《望庐山瀑布》(其二)有“西登香炉峰,南见瀑布水”。《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仆卧香炉顶,餐霞漱瑶泉”。《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有“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崖沓嶂凌苍苍”。《下寻阳城泛彭蠡寄黄判官》有“石镜挂遥月,香炉灭彩虹”。《留别金陵诸公》有“香炉紫烟灭,瀑布落太清”。

22、幽州:辖境在今北京市及河北北部一带。李白《北风行》有“幽州思妇十二月,停歌罢笑双蛾摧”。《幽州胡马客歌》有“幽州胡马客,绿眼虎皮冠”。《北上行》有“沙尘接幽州,烽火连朔方”。《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十月到幽州,戈鋋若罗星”。

23、峨眉:即峨眉山,在今四川峨眉县西南,有山峰相对如蛾眉,故名。李白《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有“峨眉高出西极天,罗浮直与南溟连”。《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我在巴东三峡时,西看明月忆峨眉。月出峨眉照沧海,与人万里长相随。黄鹤楼前月华白,此中忽见峨眉客。峨眉山月还送君,风吹西到长安陌。长安大道横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一振高名满帝都,归时还弄峨眉月”。《赠僧行融》有“峨眉史怀一,独映陈公出”。《留别曹南群官之江南》有“却恋峨眉去,弄景偶骑羊”。《江西送友人之罗浮》有“尔去之罗浮,我还憩峨眉”。《酬宇文少府见赠桃竹书筒》有“中藏宝诀峨眉去,千里提携长忆君”。《登峨眉山》有“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听蜀僧溶弹琴》有“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江带峨眉雪,川横三峡流”。《峨眉山月歌》有“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蜀道难》有“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闻丹丘子于城北山营石门幽居中有高凤遗迹仆离群远怀亦有栖遁之志因叙旧以寄之》有“仆在雁门关,君为峨眉客”。

24、黄河:即今黄河。下游多有变迁。李白《将进酒》有“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古风》(黄河走东溟)有“黄河走东溟,白日落西海”。《古风》(羽族禀万化)有“一向黄河飞,飞者莫我顾”。《公无渡河》有“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行路难》(其一)有“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北风行》有“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哉”。《北上行》有“奔鲸夹黄河,凿齿屯洛阳”。《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有“西岳峥嵘何壮哉,黄河如丝天际来。黄河万里触山动,盘涡毂转秦地雷”。《梁园吟》有“我浮黄河去京关,挂席欲进波连山”。《赠裴十四》有“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赠崔侍御》有“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旌旆夹两山,黄河当中流”。《留别于十一兄逖裴十三游塞垣》有“且探虎穴向沙漠,鸣鞭走马凌黄河”。《闻李太尉大举秦兵百万出征东南懦夫请缨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还留别金陵崔侍御十九韵》有“黄河饮马竭,赤羽连天明”。《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有“黄河若不断,白首长相思”。《游太山六首》(其三)有“黄河从西来,窈窕入远山”。《寄远》(其六)有“阳台隔楚水,春草生黄河”。《送外甥郑灌从军》(其三)有“斩胡血变黄河水,枭首当悬白鹊旗”。《登广武古战场怀古》有“抚掌黄河曲,嗤嗤阮嗣宗”。

25、黄金台:又称金台、燕台。在今北京市城南永定门东南。战国燕昭王置千金求贤所筑。李白《古风》(胡关饶风沙)有“燕赵延郭隗,遂筑黄金台。”《行路难》(其二)有“昭王白骨萦蔓草,谁人更扫黄金台。”《在水军宴赠幕府诸侍御》有“如登黄金台,遥谒紫霞仙。”《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揽涕黄金台,呼天哭昭王。”《寄上吴王三首》(其三)有“扫洒黄金台,招邀青云客。”《南奔书怀》有“侍笔黄金台,传觞青玉案。”

26、黄鹤楼:故址在今湖北武汉市蛇山黄鹤矶上。相传始建于三国吴黄武二年(223),历代屡毁屡建。传说费文祎登仙,每乘黄鹤于此憩驾,故号黄鹤楼。李白《送储邕之武昌》有“黄鹤西楼月,长江万里情。”《醉后答丁十八以诗讥予槌碎黄鹤楼》有“黄鹤高楼已槌碎,黄鹤仙人无所依。”《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黄鹤楼前月华白,此中忽见峨眉客”。《江夏行》有“去年下扬州,相送黄鹤楼。”《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有“昔别黄鹤楼,蹉跎淮海秋。”《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江夏赠韦南陵冰》有“我且为君槌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有“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江夏寄汉阳辅录事》有“江夏黄鹤楼,青山汉阳县。”《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有“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江夏送友人》有“雪点翠云裘,送君黄鹤楼。”《答裴侍御先行至石头驿以书见招期月满泛洞庭》有“君至石头驿,寄书黄鹤楼。”《与史郎中饮听黄鹤楼上吹笛》有“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另有《望黄鹤楼(当作黄鹤山)》。

27、蓬瀛:传说中的海上仙山蓬莱、瀛洲。李白《春日行》有“因出天池泛蓬瀛,楼船蹙沓波浪惊”。《同族弟金城尉叔卿烛照山水壁画歌》有“高堂粉壁图蓬瀛,烛前一见沧洲清”。《赠僧崖公》有“何日更携手,乘杯向蓬瀛”。《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心知不得语,却欲栖蓬瀛”。《游太山》(其一)有“登高望蓬瀛,想象金银台”。(其四)有“安得不死药,高飞向蓬瀛”。

28、骠骑亭:无考。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鞍马若浮云,送余骠骑亭”。王琦谓当在长安。瞿蜕园、朱金城《校注》谓乃借用,非实指。

29、燕然:即燕然山,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之杭爱山。李白《发白马》有“倚剑登燕然,边峰列嵯峨”。《长相思》有“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呼吸走百川,燕然可摧倾”。

30、鹦鹉洲:在今湖北武汉市西部长江中。三国祢衡作《鹦鹉赋》于此,死后葬此,故名。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顾惭祢处士,虚对鹦鹉洲”。《江夏赠韦南陵冰》有“我且为君捶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赠汉阳辅录事》(其二)有“鹦鹉洲横汉阳渡,水引寒烟没江树”。《赠僧行融》有“诗赋旃檀阁,纵酒鹦鹉洲”。《自汉阳病酒归寄王明府》有“愿扫鹦鹉洲,与君醉百场”。另有《鹦鹉洲》、《望鹦鹉洲悲祢衡》。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

链接地址:http://www.hbtongchang.net.cn/shiwen/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