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丑女来效颦(古风其三十五)

首页 > 全部古诗 > 其他 > 时间:2019-01-11 20:50 标签:

古风·丑女来效颦 古诗全文

丑女来效颦,还家惊四邻。

寿陵失本步,笑杀邯郸人。

一曲斐然子,雕虫丧天真。

棘刺造沐猴,三年费精神。

功成无所用,楚楚且华身。

大雅思文王,颂声久崩沦。

安得郢中质,一挥成斧斤。

参考资料:古风·丑女来效颦-百度百科古风五十九首-百度汉语

《古风·丑女来效颦》(古风其三十五)译文及注释

东邻丑女也学西施的样子频皱其眉,四部之人见了她的怪模样都吓了一跳。

一个寿陵少年到邯郸学步,结果连故步也失掉了,徒使邯郸人嘲笑了一番。

斐然子一曲虽然能哗众取宠,但却雕饰过甚而失去了本真。

用三年的时间,在一个棘刺的尖上虽能雕出一个田猴,

维妙维肖,楚楚动人,但徒劳费神,功成而无所用。

像《诗经·大雅》中的《文王》等篇和《颂》中的典雅诗篇如今已很少见了。

要是能够再遇到"邹中质"这样的对象,我也能敬到中的石匠一样,运斤成风,一展绝技。

《古风·丑女来效颦》(古风其三十五)赏析

李白此诗是阐述他诗歌创作理论主张的一首论诗诗。诗中运用了“丑女效颦”“寿陵学步”“雕虫篆刻”“棘刺沐猴”“屠龙之技”“匠石运斤”等六个典故。

在诗歌创作上,李白主张“复元古”(《古风·大雅久不作》)、”复古道”(孟棨《本事诗》引李白语)。他之所谓复古,是改变齐梁以来直至唐初的形式主义颓风,继承《诗经》、屈原直至建安文学的优秀传统,是以“复古”的形式来表示革新的理想和抱负。基于这种革新的主张,李白“不仅对六朝遗风的形式主义进行了无情的鞭挞,而且,对创作上毫无出息地模仿、雕饰(这在南北朝时期以及初唐都有它的影响),也给予了尖锐的讥刺和嘲笑”(敏泽《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史》第七章第一节)。李白的这些主张和见解,正体现在这首《古风》中。

诗歌的前四句通过“丑女效颦”、“寿陵学步”两个典故嘲笑那些没有出息地模仿他人的所谓诗人及诗作,丑上加丑,弄巧成拙,连自己的本相也失却了。典故本身已含有嘲讽讥刺的意味,李白在诗句中运用时,强调“惊四邻”、“笑杀人”二语,漫画式地勾勒出一幅讽刺喜剧的场景,浓重渲染了创作上只知一味模仿所引出的可笑可鄙的后果,加重了批判讽刺的力量。

诗歌第五、六句,运用“雕虫篆刻”之典,批评那些创作上专门追求形式的人,他们写出的“斐然子”——华美浮艳的诗章,不过是区区小技,这本是“壮夫不为”的,刻意于此,则丧失了人品与诗品清新、淳真的本色。

第七至第十句中,第七句明用“棘刺沐猴”之典,第八、九句暗用“屠龙技”之典,进一步批评刻意雕琢的创作态度:从真正的创作意义上说,那不过如同在棘刺上刻猴与屠龙之术一样,纯粹是旷费时日、劳而无功。但为什么许多人乐此而不疲呢?诗人毫不留情地指出了他们的用心与目的:“楚楚且华身”,以表面鲜缛光馨的诗句妆点自身,获取个人的荣耀而已。

如此对待诗歌之创作,完全违背了“诗言志”的古训,诗人李白由此想及《诗经》传统的被弃,故而第十一、十二两句从正面申抒自己的感慨:“大雅思文王,颂声久崩沦。”“大雅”与“”是《诗经》中的两个部分,此即代指《诗经》,《诗经》是周代作品;“文王”即周文王,周代开国之君,此处以周文王指周代古朴实际的文风。这两句诗在词序的安排上较为参差,诗意为“大雅”与“颂声”所代表的《诗经》的传统长久地断绝沦没了,因而诗人怀想并力图恢复古代明君周文王时代真淳厚朴的诗风。

这是两句不借助于典故而从正面表述自己诗歌创作主张的诗句。他的这个主张在《古风·大雅久不作》中更从诗歌发展史的角度作了全面明确的阐述。诗人的主张是如此,但在当时立即改变模仿、雕琢的积习,恢复《诗经》的传统却也并非易事。

所以诗篇结尾二句诗人通过反问的形式运用“郢中之质”、“运斤成风”的典故抒发感慨:自己纵有运斤成风的手段,到哪里去找郢人为“”来实现自己的手段呢?其深层的含义则是改革诗风的愿望、抱负与本领,到哪里能得到施展的机会呢?从中透露出诗人改革诗风的热望、急切,也流露出诗人因缺少志同道合的知己而产生的深婉的悲叹!

总观这首论诗之诗,在表现手法上最大的特点就是借助于典故。典故具有丰赡的内蕴,包含一个生动的故事,故而概括性强,表现力强。李白此诗借助典故将抽象的诗歌理论阐发得简炼深透,且具有极可感知的生动性与抒情性。在典故运用的方式上,六个典故有明用、有暗用;有直述、有反问;有的只写明典故,有的将原典的本事加以概括(如“还家惊四邻”)或发挥(如“笑杀邯郸人”)。典故虽多,丝毫没有晦涩堆积之感。全诗之用典真可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此诗在体式上属于“古风”,即“古诗”,在内容上呼唤自古以来的优秀诗歌传统,在手法上借助于大量典故进行说理,在语言上简古精深。这一切和谐地统一在一起,形成了此诗厚朴、淳古的基本风格。在古代论诗诗中,无论其思想内蕴、表现手法还是艺术风格,都有着独具的精到之处。它是研究李白文学思想的重要材料,是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史上不可缺少的一页,它对于推动唐代诗歌的革新、促使唐诗走向中国古代诗史的顶峰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古风·丑女来效颦》(古风其三十五)古诗提要

《古风·丑女来效颦》是唐代大诗人李白创作的《古风五十九首》中的第三十五首。

此诗前四句用丑女效颦、邯郸学步两个典故讽刺矫揉造作的创作方法;中六句用棘刺造猴的故事批评求仕进、取荣华的创作目的;末四句呼吁诗歌创作回归正道,志同道合的诗人能够出现。全诗针对科举的诗赋取士,辛辣地批评了只重视形式,不注重诗歌社会责任的现象和风气,并批评在这种风气驱使下,诗歌创作方法矫揉造作,所产生的作品,华丽浮靡,背离雅颂之风,于是呼吁诗歌创作回归正道。

此诗作年不详。其旨略谓任尚自然,反对雕饰,追慕大雅,倡导复古,亦李白诗论之一。全篇用典,“丑女”一联,言东施效颦故事,出《庄子  ·天运》;“寿陵”一联,言邯郸学步,出《庄子·秋水》;“雕虫”一联,抨击过分雕琢,出扬雄《法言》卷二;“沐猴”一联,批评不切实用,无益社会,出《韩非子·外储说》;“大雅”一联,感叹当时诗风衰落,无“雅颂”之正;“郢质”“风斤”一联,喻妙得天然之趣,恰到好处,出于《庄子·徐无鬼》。用典绾合无迹,构成一大特色。诗人是以恢复古道、扭转颓风,有益教化的大任自期的。

 

《古风·丑女来效颦(古风其三十五)》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古风·丑女来效颦(古风其三十五)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古风·丑女来效颦(古风其三十五)》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古风·丑女来效颦(古风其三十五)

链接地址:http://www.hbtongchang.net.cn/shiwen/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