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郢客吟白雪(古风其二十一)

首页 > 全部古诗 > 其他 > 时间:2019-01-11 20:47 标签:

古风·郢客吟白雪 古诗全文

郢客吟白雪,遗响飞青天。

徒劳歌此曲,举世谁为传。

试为巴人唱,和者乃数千。

吞声何足道,叹息空凄然。

参考资料:古风·郢客吟白雪-百度百科古风五十九首-百度汉语

《古风·郢客吟白雪》(古风其二十一)译文及注释

翻译译文:

郢中之客唱了一曲《阳》《白雪》,声贯日月,响飞青天。

但是他只是徒劳而已,国中有谁来跟着传唱呢?

他试唱了一曲《下里》《巴人》,国中唱和者却有数千人之多。

他只有吞声不语,凄然叹息而已。

注释:

⑴“郢客”句:这里的《白雪》和下文的《巴人》,都是古代楚国歌曲。宋玉《对楚王问》:“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⑵遗响:余音。⑶徒劳:白白辛苦。⑷巴人:即《下里巴人》。⑸吞声:闭口不言。

《古风·郢客吟白雪》(古风其二十一)赏析

李白的这首诗,全篇化用战国时宋玉《对楚王问》中的典故:“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这早已是人们用滥了的典故,但因李白能就典故而生发议论,并将一腔激情与深深的慨叹灌注其中,遂能“化腐朽为神奇”,尽情一吐悲情。由于诗中句句是诗人胸怀的剖露,句句从心底流出,故而读来不仅不觉其“”,反而更真切地感受到诗人跳动着的脉搏,悲凉的心灵。

郢客吟《白雪》,遗响飞青天”,首两句看起来似乎沿用典故本意,说郢客所歌“白雪”,声调激越,响遏青云,余音不息。但骨子里却是在说,自己宏伟的政治理想,超人的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犹如“郢客”所歌《白雪》之曲一样,超凡卓越,高居于众人之上。接下去,诗人便把首二句中所蕴含的潜台词,借助比喻,一笔点出:“徒劳歌此曲,举世谁为传。”李白终生为自己的理想四处奔波,坚信“天生我才必有用”(《将进酒》),“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苍海”(《行路难》其一),一直在等待时机。他屡屡自比鲁仲连、范蠡、乐毅、朱亥、侯赢、管仲、张良、谢安等,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干出一番惊天动地、青史留名的轰轰烈烈的大事业,“济苍生”,“安社稷”。但他遇到的却是嘲笑和冷漠,时时感到的是沉重的压抑和彻底的幻灭。“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值一杯水。世人闻此皆掉头,犹如东风射马耳。”“黄金散尽交不成,自首为儒身被轻。一谈一笑失颜色,苍蝇贝锦喧谤声”(《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所以,他只能感叹自己所吟“白雪”,无人理解,无人赏识。对于一个胸怀大志的人来说,理想的破灭是何等沉重的打击,怀才不遇是何等的痛苦。一个“徒劳”,一个诘问,不仅仅是世无知音的感叹,也不仅仅是清高的自许与表白,更是绝望后的哀叹,凄凉的酸楚之音,渗透在字里行间。

既然“阳春白雪”不为世人所赏,李白只得“试为《巴人》唱,和者乃数千”。也就是放弃理想,混同世俗,不必“世人皆醉我独醒”。李白是这样说的,他也曾这样做过。天宝三载李白被逐出长安,在巨大的失望与痛苦之中,次年便一头扎进道教的怀抱,在齐州紫极宫受了道篆,热衷求仙访道,企图以宗教来麻醉自己的神经;他也曾“混迹渔商,隐不绝俗”(《与贾少公书》),尽力使自己忘却那些“管晏之谈”、“帝王之术”。然而,这一切努力最终都无济于事,非但不能使一颗炽热的心冷却,反而使他更加痛苦,灵魂更为躁动不安。

吞声何足道,叹息空凄然”,是这首诗的结句,也是真正点明诗人心境之笔。它紧承前二句而来,说明诗人内心蕴含着巨大的痛苦,他是永远不可能混同世俗,随波逐流的。但面对一个是非颠倒、黑白不分、良莠不辨的世界,高才者知遇难,而卑污者投合易,怎不令人感慨万千,吞声叹息!这两句中的“”字、“”字极耐人寻味,它们生动、准确地传达出诗人悲愤填膺却又无处吐诉,只好徒然叹息的抑郁悲凉。

李白的诗歌,无论是抨击权贵、揭露现实的黑暗,还是表白理想,吟咏山水,大都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将进酒》),情感激越奔腾,文字洒脱不羁。就是他许多抒发怀才不遇苦闷的诗作,诸如《将进酒》、《行路难》、《赠蔡山人》、《月下独酌》、《梁甫吟》、《冬夜醉宿龙门觉起言志》、《嘲鲁儒》等,也都在绝望之中,还伴有希望,伴有幻想,情调慷慨高亢,却绝少写不便明言的吞声叹息。而这首“郢客吟《白雪》”,就多少有些儿特殊,其中不存一丝儿希望,一点儿幻想,回荡诗中的是在愤慨之极以后,以反省、沉思的口吻出之的“吞声”、“叹息”、“凄然”之情。这种深沉的哀吟与激越慷慨的文字,恰成为李白诗歌中同一主题的两个不同乐章,彼此映衬,彼此烘托,从不同的角度折射出诗人的内心世界。

《古风·郢客吟白雪》(古风其二十一)古诗提要

《古风·郢客吟白雪》是唐代大诗人李白创作的《古风五十九首》之一。此诗共八句四十字,化用战国时宋玉《对楚王问》中 “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的典故,生发议论,感叹自己曲高和寡,才高不遇。

此诗作年不详。或谓天宝二年(743)待诏翰林后期愤懑失望之作,可备一说。此诗当作于李白人生后期。

李白在长安不到三年的供奉翰林,似梦中而去,梦醒而还;满怀一腔报国之志,安史乱中从永王李璘军,结果却不仅成为阶下囚,还险些送了命。现实与理想的激烈冲突,使李白有忧愤不得不发,有块垒不得不吐。这首《古风》其二十一“郢客吟白雪”,便是他痛苦心情的一次宣泄。全诗以宋玉对楚王问之典,自叹曲高和寡,见解和人品均不为别人所理解,只有吞声废吟,凄然空对。如谓作于翰林供奉之时,则太白自请还山之心于此萌矣。

 

《古风·郢客吟白雪(古风其二十一)》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古风·郢客吟白雪(古风其二十一)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古风·郢客吟白雪(古风其二十一)》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古风·郢客吟白雪(古风其二十一)

链接地址:http://www.hbtongchang.net.cn/shiwen/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