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衣篇

首页 > 全部古诗 > 七言古诗 > 时间:2019-01-12 16:45 标签:妇女,思念,怀人,愁苦

捣衣篇 古诗全文

闺里佳人年十馀,嚬蛾对影恨离居。

忽逢江上归燕,衔得云中尺素书。

玉手开缄长叹息,狂夫犹戍交河北。

万里交河水北流,愿为双燕泛中洲。

君边云拥青丝骑,妾处苔生红粉楼。

楼上风日将歇,谁能揽镜看愁发?

晓吹员管随落花,夜捣戎衣向明月。

明月高高刻漏长,真珠帘箔掩兰堂。

横垂宝幄同心结,半拂琼筵苏合香。

琼筵宝幄连枝锦,灯烛荧荧照孤寝。

有便凭将金剪刀,为君留下相思枕。

摘尽庭兰不见君,红巾拭泪生氤氲,

明年若更征边塞,愿作阳台一段云。

参考资料:捣衣篇-百度百科 捣衣篇-百度汉语

《捣衣篇》翻译译文

翻译译文一:

佳人一个人独守空闺已经有十余年了,常常对镜皱眉,顾影自怜,恨这无期限的离居。忽然看到江上的春燕从南方归来,为她捎来一封书信。佳人玉手开缄,不禁长长叹息,可叹自己的丈夫现在还戍守在交河北边的边塞。万里交河的水悠悠流向北面,佳人愿与丈夫相见,共做一对鸳鸯,甜蜜地浮游。

而如今丈夫身边是众多用青丝做缰绳的坐骑,佳人居住的楼台上却生满了青苔。楼上春风荡尽,这一天又要过去,怎忍心揽镜看新生的点点愁发!清晨,佳人常常随落花吹奏员管排遣寂寞,晚上独自对着明月捣衣。明月高悬在天空,时间一点点过去,她的兰堂却还是一片冷清,唯有珍珠帘箔与她相伴。

室内垂着珍贵的帐幔,挂着同心结,屋内散发着迷人的芳香。但屋内灯烛孤照,连枝锦被却只有一人孤寝。夜夜思君,常常泪流满面。佳人用金剪刀为丈夫裁制了一个相思枕,希望有使者为丈夫带去。摘尽庭兰仍然不见君归来,只有用红巾擦拭脸上的泪痕。明年若还有戍守边塞的征诏,她愿做一片流云,如此便能朝朝暮暮陪伴在夫君的身边。

翻译译文二:

闺阁里的佳人还不到二十岁,她面对镜中的孤影,深感与丈夫离别的痛苦。忽然看见江上的燕子飞回,给她衔来了一封书信。她用玉手拆封一看,不禁发出长叹息,原来她的丈夫如今仍在西域交河以北守边。悠悠的交河之水万里北流,她多么想与她丈夫化作一对鸳鸯在河洲中双栖并游啊。

夫君的战马绕着边云,而她的红粉楼下也长满了青苔。眼看着楼上春风将歇,一年之春又过,谁老愿意对镜看着形容不整的鬓发发愁呢?她早晨在落花中吹着筼管,夜晚在明月下捣着征衣。明月高高刻漏渐长,夜色已深,兰房门前垂着珍珠帘子。

床帐之上垂着同心结,琼筵上飘来了阵阵苏合香。琼筵和宝帐都用连理枝的图案装饰着,荧荧的灯烛照着她一人孤眠。她将用剪刀为夫君裁做一个相思枕,让来使给他捎去。她将庭中的兰花摘尽也不见夫君回来,红手帕都让她的眼泪湿透了。明年夫君若是再出征边塞,她多么想化作巫山顶上的一片云朵,远随夫君而去呀!

《捣衣篇》赏析

此诗的开头就写少妇在闺中愁思远人,忽得来信,报道丈夫仍滞留交河之北。其实不必一定要信来,信也不会由春燕捎来,春燕从南边海上归来也不可能带来极北的交河的信,这些都是虚拟,甚至是不合理的虚拟,只是借以画出闺中思妇“愿为双鸟泛中洲”的遐想而已。

诗的场景是在少妇的闺房,全诗充满渲染闺房里的景况和闺中独处的哀怨;并以想象中的征夫的处境“君边云拥青丝骑”、“晓吹员管随落花”和眼前闺中的光景对照,点染出少妇的魂驰塞外。日暮(日将歇)以后,明月高照,兰堂之中,帘箔帷幄上触眼是象征恩爱的“同心结”、“连枝锦”;这些予人以温馨感的饰物在度日为年的漫漫长夜的刻漏声中,对“灯烛荧荧照孤寝”的人构成了喜与悲的极大反差。这一切都是由于迢遥的空间的睽隔,从距离又转念,纵使有使节往来,顶多也能为心上人剪制一个相思枕以寄怀想而已。

接着“摘尽庭兰”,又重申远别忧伤之意,《古诗十九首·涉江采芙蓉》一首,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同心而离居,忧伤心终老”的咏叹,藉着记忆,人们立即能体会到思妇的幽怨之情,只有以泪洗面,任红巾染满氤氲的泪渍了。结以“愿作阳台一段云”,如神女行云似地以梦相随,更把思恋之情推到了极致。全篇有人有景又有心情刻画,倍极缠绵悱恻。

明人胡应麟认为此诗有初唐格调,大概是因为初唐诗人写闺怨的诗极多,如王勃亦有《捣衣》,沈佺期有《独不见》、《杂诗三首》其三(“闻道黄龙戍”)等,但初唐诗人的闺怨诗虽沿袭了梁、陈诗风的绮丽,却少反复叮咛的绵密情致。情致不至,作家本人投入的就不多,所沿袭的绮丽的诗风就更加突出。李白这篇虽也绮丽有余,却刻写真切,层层深入,情景交错,经得起唱叹,因此在绮丽中别有丰满和蕴蓄;而且抒情中以刻画人物的叙事为首架,上追汉魏人的乐府风骨。其实和初唐人的闺怨诗是大有区别的。结句的怨而不怒,更具有传统诗评的所谓“风人之旨”,与沈佺期《独不见》之类的徒诉哀怨有很大不同。

《捣衣篇》古诗提要及诗中地名

古诗提要:

《捣衣篇》是唐代大诗人李白创作的一首乐府诗。

此诗写闺中少妇思念远征的丈夫,可分成三段。开头二句为第一段,点明女主人公的年龄和全诗之眼——“恨离居”;“忽逢”四句为第二段,写女主人公开缄后的“长叹息”;“万里”以下二十句为第三段,写女主人公读书信以后“恨离居”的感情及行为。全诗情景交错,在绮丽中别有蕴蓄,真挚热烈的感情中蕴含着厌战的思想情绪。

《捣衣篇》作年不详。詹锳云:“胡(震亨)  注:‘初唐多为此体,后人乐效之。’按谢灵运有《捣衣诗》,梁武帝有《捣衣篇》,柳恽有《捣衣诗》五首,均与此意同。”(《李白诗论丛》)  此诗亦为拟乐府体。交河,郡名,亦河流名,在今新疆,此泛指边塞。戍卒天涯,雕鞍云拥;思妇楼头,宝镜尘封。深憎离居之苦,极表思恋之殷。非战思想,流露于字里行间;同情心理,寄托于春风明月。萧士赟云:“末句曰:‘明年若更征边塞,愿作阳台一段云。’竟谓滔滔不归,则惟有托梦以从其夫于四方上下耳,此亦极其怀思之形容也欤?”(《分类补注李太白诗》)  邢昉云:“子安(王勃)  《捣衣》,尚袭梁陈,此虽绮丽有余.而神骨自胜矣。”(《唐风定》)

诗中地名:

交河:郡名,即西州,属陇右道。又县名,在郡北。地在今新疆吐鲁蕃县西北雅尔湖村附近。又河流名,出县北天山,水分流于城下,因以为名。李白《捣衣篇》有“玉手开缄长叹息,狂夫犹戍交河北”、“万里交河水北流,愿为双鸟泛中洲”。

阳台:又名阳云台。在今四川巫县北阳台山上。李白《古风》(我行巫山渚)有“我行巫山渚,寻古登阳台”。《久别离》有“去年寄书报阳台,今年寄书重相催”。《捣衣篇》有“明年若更征边塞,愿作阳台一段云”。《观元丹丘坐巫山屏风》有“寒松萧飒如有声,阳台微茫如有情”。《寄远》(其四)有“相思不惜梦,日夜向阳台”。(其六)有“阳台隔楚水,春草生黄河”。(其十二)有“美人美人兮归去来,莫作朝云飞阳台”。《自代内赠》有“梁苑空锦衾,阳台梦行雨”。《出妓金陵子呈卢六》(其一)有“楼中见我金陵子,何似阳台云雨人”。

 

相关阅读:

《捣衣篇》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捣衣篇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捣衣篇》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捣衣篇

链接地址:http://www.hbtongchang.net.cn/shiwen/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