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欣慰和遗憾陨落

首页 >李白斗酒诗百篇 >第七章:身处动乱 >时间:2019-04-02 21:28标签:

带着欣慰和遗憾陨落

761年,史朝义杀了父亲史思明,接掌了叛军的指挥权,他又一次率兵大举南侵。

宋州向朝廷告急,天下兵马副元帅李光被封为临淮王,出镇徐州,与僚属策划收复宋州,以阻止叛军南下。为消灭敌人,他们决定采取南北合围、攻占宋州的策略,选派一支军队潜入敌人北面,然后两面夹击,消灭这股叛匪。

宋城梁园是宗氏的故乡,李白自“赐金还山”以后曾以此地为中心南北漫游十几年,所以对此地感情深厚,视为第二故乡。当他听到宋州又为贼兵所陷,心中非常着急。

国运变了,由太平盛世变成了山河破碎。皇帝变了,由玄宗变成了肃宗。年号变了,由天宝变成了至德,又由至德变成了乾元。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李白的那份爱国之情。这位60岁的老人义无反顾地决定去徐州李光弼元帅大营,为国为家请缨杀敌。

他乘船北上,计划先去扬州,然后北上徐州。在路上,他设想着李光弼一见他,定会像汉代名将周亚夫得到大侠剧孟一样,兴奋地道:

“哈哈!李太白已在我幕中,我料定敌人的末日不远了!”

谁知李白走到半途,就连人带马都病倒了。他勉强挣扎着回到金陵,竟然无处可去。

去东鲁,那里还在胡虏铁蹄之下;去豫章,道远路阻,病重的身躯何惠州房管局日方惠州房管局可抵家?思来想去只好就近投靠当涂县令李阳冰。

李阳冰官虽不大,却以篆书名闻天下,而且算得上是李白的一个族叔,再加上彼此都闻名已久,估计不会被拒绝。

果然,到了当涂县,李阳冰热情地款待了他,并不惜重金请来了很多医生为他诊治,但由于病入膏育,一时难见速效。

病情越来越重,到了天李白已经卧床不起。他深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他让人李阳冰叫到床前。

“我在这里深蒙你的照顾,甚是感激,可以我现在的身子,我怕只有来世才能够再报答你了。”说完,眼泪在眼圈里转来转去。李阳冰强笑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这病只要精心调理,不日就会好的,再说我还准备接夫人和孩子过来,咱们一起欢欢喜喜过个年呢。”

李白勉强笑笑,“他们你就不用去接了,不过现在有一惠州房管局件事我得把它托付给你!”

他指着跟前的诗文稿说:“我这辈子一事无成,恐怕也就这儿点诗文还能留给后人。我这一生诗文写了无数,但随写随送人,剩下的只有十之二三,请你将它们汇成集子,并代我作序。”

李阳冰喜欢李白的诗文,也最知道他的才华,一边把诗文稿接过来,放在桌子上,一边说:“你的诗,当代堪称独步,谁能比得过你呢?如今诗界流传极广,一些选本,选上你的诗篇也不少,我就见过几本。”

刚要去找几本给李白看,他又接着说,“那些本子里抄错了的地方也不少,还有把他人之作错当你的也有。所以等你的病彻底好了之后,我们一块编,现在你还是先养病要紧!”

接着李阳冰又劝慰了李白一番。

李白的病情时好时坏,就这样持续到了第二年的冬天。这时宗氏和伯禽都已经由李阳冰派人接到了当涂,一家人终于团聚在了一起。

一天夜里,窗外下起了鹅毛大雪,李白支撑这身子,望着窗外的雪景,不由地又想起往事种种。

他苦笑着,自言自语道:“我是大鹏鸟,展翅高飞,翱翔四面八方。可惜刚刚飞到半空中,翅膀就折断了,力量就不济了。我驾着激荡的残余风力,俯视着万世沧桑。我挥舞着左袖,去游历太阳升起的地方。但是衣袖太长,却被神树扶桑的枝权挂住了。

李白想到这里,无限感慨。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离开人世了,他很欣慰,因为他有贤淑的妻子宗璞、宗氏,有聪明、孝顺的儿女伯禽、平阳,有亲如手足的知己孟浩然、杜甫……

他很遗憾,因为他的济苍生、安社稷的抱负没有实现。因为大唐的盛世已然成了昙花一现,不复存在;因为普天下的黎民百姓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他颤颤巍巍地拿起笔,在床头写下了绝笔《临终歌》: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

后人得之传此,伸尼亡兮谁为出涕?就这样李白结束了他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不管里面有多少悲欢离合,有多少喜怒哀乐,一切都画上了句号。但是他的精神、他的诗歌还活在光焰万丈的中国文学史上,活在亿万中国人民的心中。

762年,唐玄宗、唐肃宗相继死去,刚刚登基的唐代宗下诏任命李白为左拾遗。幸好诏书下达时,李白已不在人世,不然,还会让这不关痛痒的左拾遗的官位,玷污了李白一生惠州房管局布衣的清白。

817年,也就是李白去世55年以后,他好朋友范伦的儿子范传正来到宣州,寻访李白的后裔。当时李白的儿子伯禽已经去世,他的女儿还在,嫁给了当地农民。她告诉范传正,李白生前最喜爱谢眺常去的谢家青山,希望能把李白的墓迁到那里去。

范传正满足了李白生前的心愿,将墓由龙山东麓迁至青山之阳,还撰写了一篇《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的铭文。

就此这个“笔落经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才华横溢的诗人,彻底得到了安宁。

上一篇:惩恶扬善得美名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