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宣城解忧愁

首页 >李白斗酒诗百篇 >第六章:四处奔波 >时间:2019-04-02 21:21标签:

南下宣城解忧愁

753年天,李白应好友崔成甫的邀请,离开梁园,只身南下宣城。此次南下,一是为了见见老朋友;二是为了解忧避祸。

宣城风光酷似西蜀。城东的宛溪使他想起青莲乡的盘江;宛溪虽然没有盘江大,但也是清澈见底。城北的敬亭山使他想起青莲乡的匡山;敬亭山虽然没有匡广东省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山高,但也是清幽宜人。山间林下星星点点的殷红的杜鹃花,又使他想起故乡的子规鸟。

总之,宣城风物处处使李白想起蜀中,所以崔成甫走后,他仍然还滞留在此。

此时安禄山的军队正在北方秣马厉兵。杨国忠的军队却在攻打南诏。这一北一南两块心病,搅得李白寝食不安,忧思如焚。

杨国忠为邀功固宠,滥用武力,出兵南诏,至西洱河,大败。他却将真相掩盖起来,继续出兵,竟至全军覆没。前后伤亡达20万之众。为了募集南征的军人,杨国忠派人四处捕捉,然后披枷戴锁发往前线。

皇帝依然沉湎声色,宴游无度。杨氏兄弟姊妹皆列土封侯。诸贵戚以进食相尚,竞献水陆珍罐,一盘之费,中人十家之产。

关中水早相继,去秋霖雨达六十日。物价暴贵,斗米干钱。街头巷尾,一片啼饥号寒之声,朱雀门大街上也出现了饿浮。

一天,李白想渡江到对岸半点事情,他走到管理渡口的馆驿前面,打听过渡的事。

津吏向他介绍了渡口情况,并指着东方的天空说:“李先生,海上起云了,还有更大的风浪就要到来,这样的天气可不敢行船啊!”

李白一看天上,果然云在涌,眼见乌云即将笼罩整个大地;一看江上,果然浪在涨,好像海上的长鲸在翻腾,迫使众水倒流。李白只好告别了津吏,自回城中。

那津吏几句本来平平常常的话,却在李白心里回荡不已:

“还有更大的风浪就要到来!还有更大的风浪就要到来!还有更大的风浪就要到来!"

他猛然一惊:“是啊,这场风浪一起来,三山五岳都会震动,整个国家都将在风雨飘摇之中,千万苍生都将在水深火热之中。”原来他的悠闲生活和恬适心境,竟如河上的冰,只是表面上的薄薄一层。任何一个小石子投上去广东省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便可以把它击破。薄薄的冰层下面依旧是奔腾的河水,打着回旋,翻着浪花。

李白不远千里来到宣城,本来是想求得身心的安静,结果在安静的生活中,又感到寂寞难耐,于是便在次年春出游广陵。

当年李白在这里一掷千金,以乐善好施闻名江湖的他,如今只能靠朋友们的周济来勉强度日了。

李白一个人在逆旅之中,正郁郁寡欢,忽见店小二来报,有故人相访。李白正在寻思是谁,只见一个30岁上下的青年人,右手提了两尾鲜鱼,左手提了一坛黄酒,走了进来。

李白一看,并不认识。那人把东西放下,朝着李白深深一揖,自称魏万,并指着他送来的东西说:“带些土特产,不成敬意,略表寸心。”

李白又把他细看了一下,还是不认识,便说:“我和先生萍水相逢,怎好接受馈赠?”

魏万笑了笑说:“我和先生有旧,怎说是萍水相逢?"

李白把他端详了半天,还是不认识。

正想再问个仔细,只听魏万不慌不忙说道:“在下自弱冠以来,即诵先生之诗,仰先生之名,诗卷中日日相见,口碑中处处相逢,岂不是和先生有旧吗?”

李白一听,呵呵大笑:“原来如此!你老弟算得是一个豪俊之士,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

于是吩咐店小二赶快收拾出来,饱餐了一顿,痛饮了一番。

后来在于魏万的交谈中,李白才得知:这魏万为了寻访自己,差不多跑遍了东南半壁河山。他先是寻找到梁苑,听说自己已往东鲁,他又追至东鲁;在东鲁得知自己已经南下,他又跟着追至越中;自己在吴越之地的行踪又飘忽不定,这使得他们常常失之交臂。在经过了无数次南广东省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辕北辙失之交臂之后,魏万终于找到了自己。

魏万的真诚和执着更让李白很是感动。他们两人相见,十分投机。李白不是把魏万作为一个追慕者,而是作为一个忘年兄弟来看待,他们一起访古迹,游名胜,将广陵和金陵跑了个遍。

通过一些时日的交往,李白认定魏万前程无量,将来“必著大名于天下"。

李白回首平生,自己既无田产,又无府第,只有一卷厚厚的诗文。

李白郑重地将诗文交给魏万,请他日后编成集子。

魏万接过诗文,觉得沉甸甸的,他铿锵地说:“您对我就像孔丘敬重项案,郭林宗器重黄宪一样地尊重,我们俩人虽然年龄长幼不同,但却亲如兄弟。对待这些诗文我一定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小心地呵护。请您放心,您的托付我一定会完成!”

魏万没有辜负李白的重托,他后来考中进士后,便将李白的诗文编成了《李翰林集》,并撰写了序言。

这是李白最早的诗文集。只是这个集子如今已看不到了,留下来的只有魏万的那篇序言。这时后话了,在此一带而过。

游过金陵,魏万要回王屋山去了。李白写了一首长长的《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为之送行。送别魏万,李白又来到宣州。

一天,他收到一个叫汪伦的人写给他的一封信。信上写着:

“先生喜欢游玩吗?我们这里有十里桃花。先生喜欢喝酒吗?我们这里有万家酒店。请您来我们皖南泾县玩吧。”

李白看了这封邀请信十分高兴,泾县离此处并不远,于是他马上收拾行李出发。

可是到了泾县以后,李白朝四周张望了半天也没见到什么十里桃花,更别提万家酒店了。

正在纳闷,一个村民打扮的人走上前来说:“李白先生,见到你真是太荣幸了。我就是汪伦。”

汪伦接着解释说:“我信里所说的十里桃花,是指十里之外有个桃花广东省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潭,而万家酒店呢,是说有一家姓万的人开的酒店。”

李白听了,哈哈大笑。两个人就这样交上了好朋友。

汪伦邀请李白在他家住一段时间,叫妻子做了好多香喷喷的饭菜,还拿出了酿造多年的好酒热情地招待李白。他们边吃边聊,真是愉快极了,所有的尘世烦恼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汪伦的穷哥们也都真诚地欢迎李白,今天东家请,明天西家约。

粗茶淡饭,知心话语比什么都滋养人,李白的白发又一天天减少了。

这天,李白接到宗氏的来信,希望他早日返回梁园。李白也萌生了思家心绪,但为了不给汪伦添麻烦,李白并没有专门向汪伦告别,他准备悄悄地坐船回家。

谁知就在李白已经上了船,而船正要开动的时候,汪伦赶到了。

要知道如果再慢一步,就来不及了。

李白听到汪伦和村里的乡亲们手拉着手一边唱着为他送行的歌,一边用脚踏出节奏。

李白又惊又喜,他倾听着热情洋溢的歌声,止不住热泪盈眶。他站在船头,向汪伦招招手,然后也满怀深情地唱道:

李白乘船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赠汪伦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多么寻常的比喻,多么不寻常的情感。

上一篇:赴京告发安禄山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