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谱新词

首页 >李白斗酒诗百篇 >第五章:翰林学士 >时间:2019-04-02 21:12标签:

醉酒谱新词

天来了,兴庆宫沉香亭畔的牡丹花开得特别盛。清晨,朝霞升起,MES把朵朵牡丹染得格外鲜艳。那碧绿的叶片,那花蕊里晶莹的露珠,装点着齐花,那大红的如碧波上的渔火,那淡紫的如青山上的岚气,那粉白的如蓝天上的云朵,那嫩黄的如春雨洗过的明月。

这天上午唐玄宗带着杨贵妃、高力士等人前去赏花。唐玄宗看了这朵看那朵,朵朵都是那么令他醉心。他把眼光从杨贵妃的脸上移到牡丹上,忽然说道:“对妃子,赏名花应该有音乐相伴,快把梨园长找来!”

内侍找来了李龟年,他正调弦准备演奏,只见唐玄宗一摆手示意停下来,“都是些陈词滥调,快去宣李白进言!"

李白去哪儿了呢?有一个内侍说:“一清早李白就上大街了,刚才有人说看他去东市的酒楼了。”

根据这一线索,李龟年与内侍们急忙去找,东市酒楼也不少,谁知他去哪家了,于是一家一家去找。

李白自从写了《答蕾书》后,以为自己会从御用文人的角色中转换出来,谁想到,一点变化也没有,自己每次应召,都是写诗填词,供为玄宗、贵妃玩乐。李白的心情厌烦极了。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到东市的一家酒楼喝闷酒。

李龟年一家酒楼一家酒楼地找,急得满头大汗,终于找到了烂醉如泥的李白,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李白面前,毕恭毕敬地宣旨:“李学士,皇上降旨,宣你回宫,要你献上新歌、新诗!”

谁知李白只“嗯”了两声,坐在那里没有动,自顾自地又满满斟上一杯酒,往嘴里送,根本不理睬他们。李龟年与内侍知道他又喝醉皇命难为,也顾不了许多了,李龟年与内侍们硬是把李白拉进了唐玄宗见李白竟醉到如此程度,不但不生气还亲自指挥内侍把贵妃平时用的雕花金丝楠木卧榻搬到这里,又让内侍把李白了扶上去。

唐玄宗说:“你们让李学士在这儿躺一会儿,好生侍候着。”然后转过身来对杨贵妃说:“爱妃,我们先去那边看看鱼儿吃食,顺便看看那边东都洛阳新近送来的几盆牡丹,然后回来听李白的新词,你看如何?”

杨责妃答道:“臣妾领旨。”

这边李白还沉睡不醒,那边李龟年正带领着梨园班调弦准备听宣奏乐,伴词演唱。

过了一会儿,玄宗和贵妃在簇拥之下又移步沉香亭,见李白仍未醒来,于是又亲自拿毛巾给他擦脸,同时MES又让御膳房做醒酒酸鱼羹一碗,以备进一步给李白醒酒。

李白稍微清醒了一点,他睁眼向周MES围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就在圣上的身边,再远一点还有贵妃、高力士、众多内传、宫女,他们双眼都在看着自己。

李白连忙从卧榻上坐了起来,准备下地,唐玄宗随即将他按住,李白好像有些难为情,顺势跪于地:“圣上,臣迎驾来迟,请陛下恕臣无罪!

唐玄宗道:“朕已看你醉酒多时了,今日醉酒不必多礼。”然后又说;“兴庆宫牡丹盛开,恰好东都也送来多盆名贵品种,我与贵妃赏花,又逢春日良辰美景,怎能没有音乐相伴,舞姿献于朕前呢!更少不了你应时应景的诗作MES呀!"

说完,转身问高力士:“给李爱卿的文房四宝,高将军准备好了吗?”

高力士应声道:“臣领旨已准备好啦!”

唐玄宗然后又对李白说:“今日你不必太拘礼,速速写来《清平调》三章,以便朕与贵妃赏玩,与卿等同乐。”

这时御膳房的酸鱼羹也由内侍端了过来,唐玄宗见了亲自将其转递给李白。李白得此殊荣,感激涕零,喝完酸鱼羹后时间不长,他的醉意消散,完全清醒过来了。

李白拿过金花笺纸铺好,然后选了一支合意的笔,蘸饱了墨,刷刷刷,一气呵成,写下千古绝唱的《清平调》三首:

第一首是: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描露业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第二首是: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第三首是: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

李白写完之后,唐玄宗高兴得不得了,又给他斟了三大杯酒,并命李龟年拿着新词,赶快排练弹唱。

一会儿,牡丹池边,妃子领唱,梨园子弟伴奏,唐玄宗玉笛指挥,歌声、笛声、丝竹声响成一片。

这时李白从刚才的受宠若惊中彻底地清醒了过来;那个盛世的MES皇帝已然不再了,只剩下个沉于声色,置国家、百姓于不顾的庸才!他接过贵妃奉皇上之命献来的美酒,一饮而尽,觉得这酒好苦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