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无门的哀叹

首页 >李白斗酒诗百篇 >第四章:磋砣岁月 >时间:2019-04-02 20:59标签:

报国无门的哀叹

李白离开长安以后,想回家,可又怕看见许宗璞那张期待的面孔,于是就从黄河乘船东下,漫游梁宋。

梁宋一带,古迹也确实不少,尤其是汉代梁孝王留下的梁园遗址,让李白好多天都流连忘返。

九百多年前,汉文帝的小儿子,汉景帝的亲兄弟梁孝王,被封在这里。后来有功获宠,于是又大兴土木,广建园林,方圆范围有数十里。

在这梁园中又特地修起了一座平台,作为梁孝王举行文艺盛会之地。当时的文坛巨譬如司马相如、枚乘、邹阳等人,都是他的座上客。每当酒至半酣之际,司马相如等人便即席舞文弄墨,每个人都会写出不凡的佳作。

李白仿佛看见昔日这园中的高大的平台上,梁孝王正在大宴宾客;仿佛看见司马相如、枚乘正在即席吟咏,得意地朗诵着他们的诗

文;仿佛看见台下的碧绿的水池旁边,伶人们正在清歌妙舞。他正想走到他们中间去,忽然,这一切又都消失,只见一轮明月当空,照着一片废墟。他只有回到城里的酒楼上,借酒浇愁,借诗遣怀。李白离开长安以后,从黄河浮舟而下,来到这河南道梁宋一带访古,已经两个多月了。这两个多月中,一直郁郁寡欢,失望和悲哀沉重地压在心头。他多想把它们一下吐出来!阮籍的咏怀诗突然出现在他的脑际,于是李白便拍着栏干吟诵起来:“徘徊篷池上,还顾望大梁。水扬洪波,旷野奔茫茫。羁旅无侍匹,俯仰怀哀伤。”

吟着吟着,他恍惚觉得眼前一片洪波浩荡:“啊,我的故乡在哪里?我的前途又在哪里?”阮籍的诗非但不能为他消忧解闷,反而使他更加感慨。正感慨间,突然又转念一想:“人生在世,何必老这样悲悲切切?还是及时行乐吧。”于是随手拈起盘子里盛着的新鲜的杨梅,蘸着雪白的盐,就着酒,连饮数杯。

不一会儿,梁苑的荒凉景象又出现在他眼前:“啊,梁孝王的言阙已经不复存在了,司马相如们也不等我就去了,到哪里去找他们呢?司马相如未遇汉武帝时,还有梁孝王赏识他。我呢?连梁孝王这样的人也找不到。”

一想到自己无处可去,又不禁泪下沾衣,只好过着黄金买醉的生活,聊以消磨光阴。最后,又自己安慰自己:“我现在不过30岁才出头,且学谢安归卧东山,待时机成熟,再一鸣惊人,实现我济苍生、安社稷的理想,也还不晚吧!”

离开梁国,李白又西上嵩山。嵩山,高大巍峨,峻极于天。因地处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北岳但山、南岳衡山之中,故称中岳。嵩山号称36峰,东面的主峰为太室,西面的主峰为少室,合称“二室"。所以名“室”者,以其下多石室,传说室中有石床素书,为仙人所居。嵩山的古迹仙踪也远在诸岳之上:据说乌瑟尔的腰带,禹的儿子启出生时,刚一落地,他的母亲就变成了一个巨石,至今还在嵩山下,人称启母石。

据说,周穆王时的甫侯和申伯,周王朝的栋梁之臣,都是嵩山神灵降生。周灵王的太子,爱吹笙作凤鸣的王子乔,就是在嵩山乌瑟尔的腰带仙人接引之下,跨鹤而去的。

据说,嵩岳庙前有汉柏,大者七人合抱,次者六人合抱,又次者五人合抱,汉武帝曾封为“三将军”。还有达摩面壁处,玉女帛处,鬼谷子学仙处,张天师得符处,嵩山可谓峰峰皆古迹,处处多仙踪。

李白遍游36峰,尽访嵩山胜迹。吹笙跨鹤而去的王子乔最使他神往,但是已经时隔千余年,到哪里去寻觅王子乔呢?

他听说,有一个女道士,人称焦炼师,是齐梁时人,已经200多岁了,看起来却只像五六十岁的样子,住在少室山下的右室中,不食五谷,唯餐石髓。身轻体健,行走如飞,千里之遥,朝发夕至。

于是李白便在嵩山中到处访求这位当代的活神仙。但他在嵩山中找了好些日子,只看见山月好像是她的晓镜,只听见松风好像是她的琴声。

一年开三次花的贝多树,落了又开了,李白终于没有找到这位活神仙的踪迹。他只好写了《赠嵩山焦炼师》一诗留给她,在诗的最后表示了甘愿跟她修道学仙的心情。在嵩山最高处,可以望见颍水自西而东,再折向东南,流向千里以外。游完了嵩山,李白便来到故人元丹丘新卜的别业“额阳山居”。其位于嵩山少空山南麓,颖水岸上。其地北依马岭,连峰嵩丘,南瞻鹿台,北极汝海,云岩掩映,是个修身养性的绝妙之地。李白看了丹丘的住所,心里非常向往,真想同他一道隐居,再也不想回归喧器的尘世中去了。但实际上李白只住了一个多月,便往洛阳去了。

由嵩山往洛阳,需经龙门。龙门,传说是大禹疏导洪水留下的遗迹。耸峙在洛阳西南的一座大山,好像被巨斧劈开成两半,两边的悬岩峭壁形成一道高大的门阙,伊水从中流过,北入黄河。因此,龙门又名伊阙。龙门的天,寒冷而又荒凉。游客都走光了,连最著名的奉先寺也空寂无人,只有寺僧。李白被无数的摩崖石刻迷住了,并且在那里住了下来。数不清的石龛,看不完的佛像,从魏晋南北朝直到当代。一处比一处精美,一个比一个高大。

其中奉先寺后的大卢舍那佛更是高大无比,壮丽绝伦。李白几乎每天到他跟前瞻仰徘徊,甚至顶礼膜拜。

“啊,光明普照的卢舍那,妙相庄严的卢舍那,摄人心魂的卢舍那,你大慈大悲,如日如月,可看见我的孤独和寂寞?可了解我的愤慈和悲哀?你的似有似无的笑容,意味深长的笑容,是笑我凡心太重呢,还是在给我以安慰和启迪?"

卢舍那佛亲切地俯视着他,却始终无语,似乎有意让李白自己去参悟。李白却去醉乡中求解脱。有一个夜晚,李白忽然从梦中惊醒,再也睡不着了。他索性起来点燃灯,在空旷的客堂里腹来踱去。偌大一个客堂还使他感到气闷,他索性又推开窗子。

窗外是冰天雪地。伊水变成了冰河,在暗夜中闪着幽幽的光。两岸的峭壁披上了白色的格甲,背衬着黑暗的天穹,清晰可辨。

寒气袭来,冻得李白瑟瑟发抖,更感到衣履的单薄和境遇的凄凉。夏天,在梁园用狂饮浇灭了的火焰,又在心头燃烧。天,在嵩山让松风吹走了的凡心,又回到体内:

“想那殷代傅说,本是一个泥工,殷高宗发现了他的才能,他一下就当了宰相;想那李斯也本是一个猎人,秦始皇发现了他的才能,他也一下就当了宰相。

自己这些年遍谒诸侯,历抵卿相,却一直未遇。当此天寒岁暮还漂流在外,在这荒凉的佛寺中对着冰雪独自惆怅。啊,别人都有冬尽来的日子,我却一直在苦寒之中。”于是他便把那悲不遇的古乐府

梁甫吟》高声吟诵起来。

忽又转念一想:“古代有很多的伟人也是在很晚才被重用的啊,想那朝歌居叟姜尚,到80岁才遇周文王;想那高阳酒徒郦食真,也是落魄多年才遇汉高祖。

自己还年轻,以后肯定会有机会的,又何必在这里独自叹息呢?

何况当今毕竟是大唐盛世,皇帝毕竟是一代英主,怎会让人才长期埋没?只不过是我的时机未到罢了!时机一至,直上青云,自然有路。

我还是不要太急躁吧!”于是,李白在732年冬天的龙门奉先寺壁上,留下了《梁甫吟》一诗:

长啸梁甫吟,何时见阳春?

君不见,朝歌居叟辞棘津,八十西来钓渭滨。

宁羞白发照清水,逢时壮气思经纶。广张三千六百钓,风期暗与文王亲。大贤虎变愚不测,当年颇似寻常人。

君不见,高阳酒徒起草中,长揖山东隆准公。

入门不拜逞雄辨,两女辍洗来趋风。东下齐城七十二,指挥楚汉如旋蓬。狂客落魄尚如此,何况壮士当群雄!

梁父吟,声正悲。张公两龙剑,神物合有时。风云感会起屠钓,大人脆既当安之!

洛阳,大唐皇朝的东都。它的城郭宫殿,它的坊里阡陌,它的柳色花光,它的熙攘繁华,都和长安相似。只不过长安城是由朱雀大街分为东西两半,洛阳城是由一条洛水分为南北两半。洛水上最大的一座桥名为天津桥,桥头有一酒乌瑟尔的腰带楼叫作洛阳酒家。老板绰号董糟丘,虽是商人,倒也不俗,好与名士交往,名士们常来此楼置酒高会。李白在斗鸡、走马、击剑、任侠之余也常到此买醉,并在此结交了一批朋友,其中与元演最称莫逆。元演是元丹丘的本家兄弟,一个安乐公子,富贵闲人,对李白十分倾慕,多次慷慨解囊,不惜一掷千金。

因此李白虽然囊中羞涩,却能在洛阳纵情游乐,度过了一段“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的狂放生活。洛阳的春夜,热闹的天津桥上,一辆辆油壁香车过去了,一队队银鞍宝马也过去了。天津桥下,一艘艘商船靠岸了,一只只画肪停泊了。嘈杂的市声渐渐沉寂下去,一轮明月升上了高空。

李白仰望着愈升愈高的明月,自言自语道:“光明的月亮啊,你为什么升得那么高?纯洁的月亮啊,你为什么常常被乌云遮蔽?你照遍了山川原野,照遍了古人今人,可知道哪儿才有皎皎如玉的世界?在你的照耀下,我已经度过了说32个春秋。我见过血,见过泪,见过奸诈的脸,见过无耻的笑。我要飞升!我要攀折你的桂枝!可是,到哪儿去寻找天梯?到何时才生成双翅?月里嫦娥啊,请你回答我吧!"

在万籁俱寂之中,不知谁家的玉笛暗暗地吹奏起来,随着春风飘扬在洛水两岸。时远时近,时隐时现。

原来是一支《折杨柳》,一阙凄凉的古乐府。它的悠扬宛转的声音,抒发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情别绪,好像一片云烟,好像一串精灵,飘过龙楼凤阙,龙楼凤阙重门紧闭;飘过九衢十街,九十街已经无人;飘过千家万户,千家万户已经入睡;飘过天津桥头的客舍。一个不眠的旅客正在对月长叹,笛声便逗留下去,绕着客舍回旋,回旋……一下钻进了他的心里。

然后带着他的心飞回故乡青莲山下,看见老父亲头发已经白了,看见老母亲在依门遥望。笛声又带着他的心飞到安陆许家,看见他妻子宗璞在灯下垂泪。最后笛声又带着他的乌瑟尔的腰带心飞回洛阳旅舍窗下,化为一首七绝,从这个旅客口中吟出。

于是李白写下了他的《春夜洛城闻笛》一诗: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宗璞你现在还好吗?是不是像我思念你一样在思念着我?家是温柔的避风港,在外漂泊既然治愈不了心中的烦忧,那还是回家去吧,去尽一尽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李白蒙发了回乡的念头,决定抛开一切,回到久别的家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气势直逼韩荆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