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于同斗鸡徒搏斗

首页 >李白斗酒诗百篇 >第三章:长安求仕 >时间:2019-04-02 20:56标签:

勇于同斗鸡徒搏斗

李白在终南山苦等玉真公主,没有结果,又觉得无颜回家面对宗璞,于是仍然徘徊巍阙之下。无聊的时候,李白就到街上走一走,逛一逛,渐渐地他发现斗鸡在这里非常盛行。

很多人都将斗鸡作为自己往上爬的捷径,将“神鸡童”贾昌发迹的故事作为自己的生存动力,在这群斗鸡爱好者中盛传“只要被宦官发现你有斗鸡的天才,皇上一高兴,你马上就能进宫见驾,飞黄腾达,这可比读什么经史,写什么诗文强多了!

李白对这种现象嗤之以鼻。一天他在大街上闲逛,突然,身后传来“嘚嗨”的马蹄声,“吱呀”的车轮声,“咯咯”的鸡叫声。他回头一看,只见十几辆高大的马车,正威风凛凛地向这边驶来。车轮过处,搅起漫天烟尘,虽是阳光强烈的中发泡技术午。但大街小巷都被这片黄尘遮暗了。

转瞬间,车马近了,为首那辆车上坐着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人,他斜靠在嵌满珠宝、黄金的椅子上,仰着鼻子,眯缝着眼,望着华美的车盖,好像要把鼻子里的气息喷到九霄云外一般。

后面的车上,站着一些侍从,每辆车上都放着几只银丝编成的鸡笼,里面装着一些金毛大公鸡,只只都挺着鲜红的鸡冠,摆出一副好斗的架势。李白看到这种情景,心中很愤慨,但又无可奈何。他心中烦乱,不知不觉竟走到发泡技术了一家酒楼前,“哎,一醉解千愁,醉了就没有烦恼了。”李白边想便往楼上走。

突然一个女子的尖叫传来,尖叫声中还夹杂着摔掉东西的声音。李白一听,赶紧加快了脚步,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二楼。

“大爷是慕你的名来捧场的,你敢不听话!”

“大爷!我们只是卖艺,是从不卖身的。”

“管你卖不卖身,有爷儿们叫你卖,你就卖!”

“过来!”

“不!”

太不像话了,天子脚下居然有人这样猖狂!李白义愤填磨,怒发冲冠,只听他一声暴喝:“住手!”

所有的人都被这声音震撼住了,四周一片静悄悄。等那帮人醒过味儿了,怒道:“臭小子,你是谁?”

李白向那说话的人望去,竟然是今天看见的那个衣着华丽的中年人,李白的火就更大了。

“李白。”

“我问你的身份。”

“一介布衣。”

“哟!你听,你听一个穷书生居然敢管大爷我的事!"

家丁们一阵哄笑后,那中年人又说:“你知道我是谁?"

“正想请教!”

“你认得大内总管高力士吗?”

李白:“不认识!”

“瞎了你的狗眼,连大内总管高力士都不认得?高大总管如今深受皇上宠信,四方表奏皆先送力士,权倾内外,连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丞相宋瑞都要让他老人家三分。”

“还有啊,要不了几年,我们高大总管就是一国将军了。”

“那你们是高总管的什么人?”

“我们是高总管的朋友,他老人家自来好斗鸡,发泡技术我们送他的鸡个个都是常胜将军。”

“就是高总管也不能在外头调戏民女,何况只是你们这几个狐朋狗友!”

“你敢辱骂大爷!”

一个家丁抢上去,一拳朝李白脸上挥去!

众人眼前一花,“碰”地一声,那个莽撞的家伙已经直挺挺地躺在为首的脚下,一动也不动。

“反了,干掉他!”

只见七八个人都亮出了匕首,一起朝李白扑去。李白伸手向腰间一摸,糟糕,宝剑留在客店里了。于是李白施展平生本领,赤手空拳地与这帮斗鸡徒打了起来。

李白身子敏捷,进退自如。一会儿声东击西,一会儿正面突破。

一声怒喝,斗鸡徒胆颤心惊;拳脚到处,众丑类纷纷倒地。可是,斗鸡徒越来越多,李白毕竟孤掌难鸣,寡不敌众,渐渐感到力量不支,只能招架,不能还手,最后跌倒在地上。“揍死他!”那个中年人声嘶力竭地吼着。

正在这危急的时刻,李白突然听到斗鸡徒们大叫“不好”,接着,一个个抱头鼠窜。有几个拔腿稍慢,已倒在地上,鲜血直淌。李白抬头一看,只见几个英俊青年,勇猛地打进了重围,挥舞着铁一般的臂膀,横扫着狼狈逃跑的斗鸡徒。等这帮斗鸡徒都逃之天天,那个为首的青年走了过来,“太白兄,你有无大碍?小弟来迟一步,还请赎罪!"

李白仔细一看,这人正是前不久结识的陆调。他连忙摆摆手,说:

“只是皮外伤,不碍事的。”

陆调执意带李白看了大夫,包扎完发泡技术确认真的无大碍后,搀着李白回到客栈。

“那些斗鸡徒怎么这么猖狂,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李白到现在还余怒未消。“王法?王法是给平民百姓设的。那些斗鸡徒只要不在街头打死人,言府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凭着他们胡来啊!”

陆调气呼呼地说。

“这斗鸡风非刹一刹不可!”李白握着拳头说。

“不容易呢!”陆调摇摇头。

"当今皇上就喜欢斗鸡,现在皇亲国戚、宦官将军都斗鸡,谁会斗鸡谁就能飞黄腾达。有个小子名叫贾昌,因为摸到了斗鸡的诀窍,竟被召进皇言,当了鸡坊的什么长’,专门给皇上饲养‘神鸡。

听说725年,这小子带了300只大公鸡,穿着绣花的白罗衫,跟着皇上到泰山去祭天地,没料到刚到泰山下,帮着驯鸡的老子死了。皇上知道后,格外开恩,叫人把尸首运到长安下葬。一路上,州县官老爷都出来迎接呢!

前年天,这小子又到骊山温泉去拜见皇上,斗了一通鸡,皇上不住地夸奖他真是‘神鸡童’呢!”

李白皱着眉,轻声问:“真有此事?”“那还有假?!如今神鸡童的名声可大哩,满街都在唱一首儿歌,好像是生儿不用识大宇,斗鸡走马胜读书。百家小儿年十三,富贵荣华代不如.……”

李白听了瞠目结舌,不知如何答复。

陆调走到窗边,自言自语道,“大唐江山这么大,像鲁仲连、诸葛亮那样的人真的有吗?如果有的话,你们快点出来辅佐君王,让天下太平了吧!”

陆调的这番话,让李白的血沸腾了,那“济苍生”“安社稷”的雄心壮志更加强烈了。它仿佛是一团炽热的烈火,要从胸腔里喷出来,然后化为温暖的日,和煦的东风,普照四海,吹拂万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