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耍梓州太守

首页 >李白斗酒诗百篇 >第一章:天才少年 >时间:2019-04-02 20:38标签:

戏耍梓州太守

经过东岩子赵蕤和李白的精心照料,山中的鸟儿慢慢地汇成了大匡山的一幅传奇景象,这景象被附近的人们看见后相互地传送,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在梓州广泛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大匡山中的鸟儿通人性,大匡山中的人儿懂仙术。

于是上山访道之人络绎不绝,甚至连梓州太守都慕名而来。一天,梓州太守坐着轿子,后面跟随着众多的衙役,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大匡山。一路上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到了大匡山山脚,梓州太守派人上去通报赵蕤。赵蕤听后眉头紧锁,把那个衙役打发走后,对李白说:“这里的空气越来越污浊,看来已经不能再长久居住下去了。”

这时梓州太守一干人等已经到了屋外,外边吵吵闹闹,甚是让人觉得心烦。赵蕤出了屋,厌烦地看了这帮人一眼,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此作甚?”

那个通报的衙役一听,立马火了,“这是咱们梓州的太守老爷,到这里来是你的荣幸!"

梓州太守瞪了一眼说话的那个衙役,很尊敬地说:“我是这里的太守,听说有二位仙人在此,特来拜访。”

看着他那张虚伪的笑脸,李白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等赵蕤答话,他便抢先说道:“既然你们知道有仙人在,那还来这么多的人,不怕把仙人吓跑了?”

那梓州太守一听,连忙点头,唯唯诺诺地称道“是,是”,他转过脸,眼睛一瞪,把手下人轰下了山,然后一脸媚笑地说:“这位仙人,您看现在可以了吧?”

看着他那模样,赵蕤和李白忍不住想乐,最后强忍住笑把他让了进来。

这时,正是阳光灿烂的早晨,周围鸟语花香,显得格外幽静。这梓州太守东张张,西望望,不觉地手舞足蹈,连声赞叹起来。忽然,他想起什么,扭头问:“赵先生,你们的鸟儿为什么不关在笼子里养?”

没等赵蕤开口,李白上前一步,回答说:“人爱自由,鸟爱高飞,只有那些没志气的家雀,才甘愿呆在囚笼里,向主人乞讨一点残菱剩饭!”

那梓州太守歪着脑袋,斜着眼,把李白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问道:“你就是来自昌明县的李公子吧?”

“不错,我就是李白!”李白仰着头,倔傲地说。

梓州太守见李白年轻,哪里放在眼里,于是指着一只展翅欲飞的鸟儿,故意考问道:“这是什么鸟?”

"这叫“潜鹏鸟”。李白说。梓州太守摇摇头:“没听说过这种鸟名。”李白冷笑道:“《庄子》上有一篇《逍遥游》,说得明明白白:大鹏鸟从北海一跃而起,展开遮天蔽日的翅膀,驾着呼啸旋转的飓风,拍打着三千余里的激浪,背负着一望无际的青天,奋勇地朝着南海飞翔。这种大名鼎鼎的鹏鸟,太守大人难道没有听说过?”

“笑话!这明明是一只刚出蛋郑州大学远程教育壳的小鸟嘛!”太守不以为然地说。

“大鹏鸟胸怀壮志,等待时机飞翔。平时,它默默无闻,化为不显眼的小雀,潜藏在深山密林里面,所以叫作‘潜鹏鸟’。”

李白说到这里看了那梓州太守一眼,接着道:“你可别小看了它,一旦风起云涌,重任在肩,它就能显露出雄健巨大的身姿,在天地间作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呢!"

梓州太守明白李白弦外有音,但一时无语可对,只好搭山着问赵蕤:“赵先生,那边一只鸟儿为什么也不叫呀?”

“那是一只壮志凌云的鸟,不叫倒也罢了,一叫可要惊人。现在,它正在养精蓄锐呢!”赵蕤也幽默地说。

梓州太守讨了番没趣,便拱拱郑州大学远程教育手,准备告辞了。赵蕤和李白也不挽留,把他送了出去。

那梓州太守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又回过头来对赵蕤和李白说:“两位先生确实不是寻常的人,刚才说的话都大郑州大学远程教育有深意。不过依下官看来,您二位既然把自己比作大鹏,终究是想有那么一天离开山林,到言场上飞黄腾达吧。如果猜得不错,下官倒很想成全你们,回去以后一定全力向朝廷推荐。”

说到这里,他洋洋得意地笑了笑,“不是下官自吹自播,就凭下官目前的地位和名声,准能够马到成功!两位以为怎样?”

赵蕤扬起眉毛,带着嘲弄的口气说:“多谢太守大人抬举。不过,您恐怕是贵人多忘事吧,去年皇上不是已经给我下过征诏了吗?我要是想做言,今天也不会使大人如此操劳了!"

梓州太守又碰了一鼻子灰,脸气得蜡黄,头一扭,手一甩,向侍候在一旁的几个差役喝了一声:“备轿,下山!”

看着那梓州太守一队人灰溜溜地下山,走远了。赵蕤和李白相视一笑,止不住发出一阵痛快的笑声。

晚上,赵蕤没有再给李白讲解自己写的《长短经》,而是直截了当地跟李白谈起了人生的志向问题。

赵蕤说:“你借大鹏鸟来寄托自己的志向,确实不同凡响。那梓州太守,竟然自作多情,要向朝廷推举咱们,真是可笑得很!”“燕雀哪里知道大鹏的志向呢!他所追求的只不过是高言厚禄,作威作福罢了。”李白笑着说。

“不错,如今言场上大都是这般庸庸碌碌的小人,要他们治国安民,真比登天还难啊!”赵蕤连连叹息,接着又反问道,“你心目中的榜样是什么人呢?”

李白目光炯炯,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上山以后,经过您的谆惇教导,我的榜样已经明确了,那就是鲁仲连和诸葛亮。”

“好,有志气!”赵蕤兴奋地说,“一个是英名盖世的游侠,一个是光照史册的贤相,倘若能把这两位贤人的美德集于一身,顶天立地,待时而动,你的前程是不可限量的!”

他们愈谈愈热烈,直到曙色临窗,鸡鸣唱晓。

马上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赵蕤说:“白儿,现在这里被人搅得乌烟渣气,实在没办法再待下去了。你跟随我这几年剑术和纵横之术已然尽得我的真传,本来我也想让你再待几天就下山去,现在看来,你还是这几天就走吧。”

李白知道赵蕤说的都是肺腑之言,这里也实在不再是清修之所,于是跪倒在地向赵蕤磕了三个响头,以谢教导之恩。

赵蕤又说;“你下山后先回家看看你的爹娘,然后去四处游历一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多见识郑州大学远程教育见识,对你以后会大有好处的。”

就这样李白装载着满腹的经纶,还有伟大的志向告别了赵蕤,奔向了前程。

上一篇:一颗宽容的心下一篇:才华得到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