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碎叶迁徙中原

首页 >李白斗酒诗百篇 >第一章:天才少年 >时间:2019-04-02 20:33标签:

从碎叶迁徙中原

在一个晴朗少云的夜晚,弯弯的月亮笑眯眯地俯视着大地。此时,一个慈祥的妇人正搂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坐在院中,指着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说道:“白儿,看见那颗最亮的星星了吗?那叫太白星,是所有星星中升起最早,而且最亮的。”

小男孩点点头,“娘,它的名字怎么和我的一样啊?”

妇人爱怜地抚摸着孩子的头,微笑着说:

“在你出生的那天晚上,夜色也像今天一样好,娘梦见许多闪亮的星星都在冲我眨眼睛呢,亮闪闪的让人有些看不过来了。不过,有一颗很特别的星星吸引了我的注意,那颗就是太白星。它是那么耀眼,那么闪亮,把夜空中其它的星星一下子就比下去了。正当我抬着头望着那颗太白星赞叹它的明亮耀眼时,这颗星星忽然从天上坠下来,落入了我的怀里。”说到这儿,那妇人下意识地把孩子搂得更紧了。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那孩子焦急地问。

“后来,娘的肚子一阵疼痛,接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便呱呱落地了。”

“娘”,那孩子期待地又问:“那小男孩在哪儿啊?我想和他做朋友。”

听了孩子天真无邪的话,妇人“扑哧”一声乐了,戳着那孩子的额头笑着说:“那小男孩就是娘的心肝宝贝,白儿你啊!”

“啊?是我?!”小孩高兴地欢呼起来,“我是天上最亮的星星噢!”

正在白儿欢呼跳跃的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白儿,你在那里高兴什么呢?”

说话的是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正朝这边走来。白儿蹦蹦跳跳地跑上前,拉着那男子的手,指着天上的太白星,说道“爹,娘告诉我,我就是那颗最亮的星星!”

那男子听了,微笑地点点头,“是啊,所以爹给你起名,李白,字太白,希望你长大了,会像那颗星星一样,是最耀眼的,最灿烂的!"

白儿仰望星空,似懂非懂地答应着:“嗯,我一定要像太白星一样闪闪发光。”

太白这个名字寄托着父亲的希望,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他亲手取定的光辉的名字将“光焰万丈长”,照彻民族万年的历史。这个被唤作白儿的小男孩就是影响了我国诗坛数代人的诗仙李白,他出生于一个隶属于大唐安西都护统摄的边疆城镇——碎叶,即前苏联的吉尔吉斯北部的托克马克附近,父亲李客是一名经营丝绸生意的富甲一方的商人,母亲是一位贤淑善良的胡人,他在这个家中排行第十二,故又有人称他李十二。

碎叶是一个众多民族杂居的小城,尽管当时的唐朝天子已把疆土一扩再扩,形成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大国气象,但这里人们的生活习俗、文化风尚并未彻底汉化,仍保留着胡人粗声大气地讲话,大碗大碗地喝酒,喜欢骑马狂奔,比武射箭的习惯。

小李白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慢慢地长到了5岁。此时,李客的生意已经进入了正轨,不用再天天亲自去打理照料,于是他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到了教育子女身上。可是没过两天,他就开始长吁短叹。

妻子察觉后不解地问道:“相公,你终于有时间亲自管教这些孩子了,这不是你一直的愿望吗?为什么现在反而愁眉不展呢?”

李客长叹一声,说:“我一直忙于生意,疏忽了对他们的管教,本以为,等我闲暇时再管教还来得及,可是…….想我李客一直以自己是汉人为荣,没想到这几个孩子现在却和胡人无异!”

妻子看着他那张布满愁云的脸,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才好,只能陪着他默默地站在那里。

许久,李客才缓缓地说:“为了咱们的几个孩子,我想回到大唐去。尤其是李白,他还小,还能够把他塑造过来。我知道这里是你的故乡,你舍不得,但是孩子的前途比什么都重要,在这里他们只能做草莽英雄,你不是也希望白儿长大后能有所作为,像太白星一样吗?”

妻子望着李客那坚定的表情,知道他虽然是用商量的囗气在和自己说话,但是他的心意已决,没办法只能跟着回大唐。

当李客把他的决定宣布后,小李白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父亲总是和他们说大唐这也好,那也好,终于有机会见识一下了,而且那里会有新的天地,新的家园,新的伙伴。这里唯一舍不得的就是他最好的朋友达曼。

达曼是突厥族人,他父亲能服碎大崎みやび叶河畔最凶悍的烈马,母亲能大崎みやび种出人人夸赞的最甜最美的葡萄,自从李白懂事以来他们两家人就好得像一家一样。是达曼这位突厥族的哥哥,奉着李白的小手学步,领着他在草原上牧羊,送给他熟得最早的葡萄,教会他音调铿锵的突厥语言。

人们都说,碎叶河中的小鱼最相亲,不管是风平浪静,还是波涛汹涌,总是头衔着尾,一条跟着一条,什么力量也不能把它们冲散。说实在话,李白和达曼比碎叶河里的小鱼更亲,他俩的心儿几乎合成了一颗。

李白就要离开碎叶了,随着太阳的升高,两个孩子又登上了碎叶城的城头。尽管李白还小,但是也隐约感觉到离别将是件痛苦的事情。他拉着达曼的手,撒娇道“达曼哥,你肩挎雕弓,多么英雄啊!我就要走了,你能不能教教我啊!”

达曼看了看这个可爱的小兄弟,说道“好吧,我现在就教你!”

“现在?”李白高兴地反问道。

“对!就现在。”话音未落,只见达曼手一闪,胸一挺,早已张弓搭箭,摆开架势。

“真威武!”李白拍手称赞道。

达曼没有理会,只是一动不动地挺立着,手臂不抖,弓弦不晃,羽箭不发。好半晌,他才缓缓地松了弓,收起箭,换上一囗气。

“达曼哥,怎么不射呀?”

“别忙,你也试一试。”

李白高兴地接过弓箭,摹仿达曼的样子拉起弓来。好吃力呀,拉了一半,胳膊就抖了,怎么也不听使唤。

看着他那呲牙裂嘴的样子,达曼微微一笑:“你还小,手臂还很嫩,要当神箭手,练好铁臂膀是第一条必须做到的。"。

猛然间,达曼又一次张弓搭箭,“唆”的一声,箭矢已飞向城外的一片小树丛。

达曼手指前方,说道“李白,找找看,这一箭射在哪棵树上?”

李白踮起脚尖,睁大眼睛,朝百步以外的小树丛望去。哎呀,风吹过,枝叶摇曳,哪儿还瞧得见小小的一支羽箭呢?他不好意思地笑了大崎みやび:“看不见。”

“嗜,就射在东边第五棵歪脖儿柳树权上,看见了吗?”

李白还是摇摇头。

达曼诚恳地拍拍小伙伴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草原上的雄鹰眼睛最敏锐,要当一个好射手,眼睛就得比雄鹰的眼力强十分。这是学箭的第二条。记住了吗?"

“记住了。达曼哥,听说你能射飞鸟,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今天你就射一只吧!”

达曼把手一摆,说:“让可爱的小鸟自由地飞翔吧,猎人的弓箭只射恶狼和猛虎。这是学箭的第三条,顶要紧,明白了吗?"

李白心头一热,正要开口,忽见达曼眉头紧锁,双目如火,轻声说道:“看,那边杂草中,就躲着一条恶狼,让我收拾它!”

说着,一支利箭从城头冲下,直入草丛;转瞬间,一只灰狼惨号着窜出来,没奔大崎みやび几十步便仆倒在地。达曼的箭,正中它的心窝!

“达曼哥你真棒!”李白拍着手叫了起来。

达曼微微一笑,收起弓箭,郑重地捧到李白面前:“给你!”

李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问:“给我?送给我?"

“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要把我最心爱的东西送给最好的朋友!”

李白欢喜得跳起来:“达曼哥,你太好了!”说完,从脖子上摘下了佩戴的一块玉,学着达曼的样子说:“达曼哥给你,这是我从小就一直带着的,父亲说他很名贵,我也不知道它到底名贵在哪,但是它却是我最喜欢的东西,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说完,固执地帮达曼戴在了脖子上。

“时光不早了,你爹爹会找你的,我送你回家吧!”

李白回到家,见家里人都在忙碌着。父亲出门去向朋友们辞行。

母亲搬这搬那,还要仔细查看准备上路的车马。哥哥正在帮管家清点一些简单的账目。只有李白插不上手,但是,他那颗小小的心却在激烈跳动。

第二天早晨,全家人匆匆吃过早饭,就向送行的友人—一告别。李白紧紧地抱住达曼,眼泪扑簌簌地掉在达曼胸囗的衣襟上。

马车上路了。

碎叶城头响起了清脆的牧笛。

“是达曼哥吹的!”李白哽咽着告诉父亲。“他在城头用笛声送你呢!”父亲点点头说。

爱时,泪水又一次模糊了李白的双眼。他站起来,回头挥着手,向庄严而美丽的碎叶城喊道;

“别了碎叶,别了,达曼哥!我会永远记着你们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勤奋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