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天姥吟留别》古诗原文-赏析解读

首页 >李白诗选 >时间:2019-04-06 10:53标签:

梦游天姥吟留别》【古诗原文】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水荡漾清猿啼。脚著谢公展,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曝。

熊咆龙吟殷岩泉,傈深林兮惊性吧春暖花开性吧有你层巅。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震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扉,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性吧春暖花开性吧有你耀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弯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梦游天姥吟留别》【赏析解读】

诗题一作《梦游天姥山别东鲁诸公》(殷瑶《河岳英灵集》),或径作《别东鲁诸公》(见众本注)。诗当作于天宝五载(746)。当时,李白正欲南下吴、越,将与东鲁诸友作别。陈沆笺释此诗,谓“太白被放以后,回首蓬莱宫殿,有若梦游,故托天姥以寄意。

首言求仙难必,遇主或易,故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渡镜湖月’,言欲乘风而至君门也。……题日留别,盖寄去国离都之思,非徒酬赠握手之什”(《诗比兴笺》)。其说过于求“实”,未必尽得诗意。要之,此诗写诗人对一种自由人生境界的向往,表现出他平视权贵、不愿摧眉折腰以事人的自尊情怀。

至于他何以向往自由、耻于降心奉事权贵,倒与他厕身翰林、终于被放的经历有些关系。此诗的结构形式,与《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类似。“梦游天姥”为诗的主体部分。为纪“梦游”,开篇即道入梦之因。八句诗用比较方法、衬托手法和夸张言词,极显天姥山的高大,不但能引出诗人梦游之兴,而且为下写梦境之奇提供了壮阔的现实背景。

诗写梦境之奇,实以“我”之游踪为线,次第展现在不同地域、不同时间所见之景象,最后把眼光停留在瞑色性吧春暖花开性吧有你朦胧中的“洞天”前。自“我欲因之梦吴越”开始,写梦境愈出愈奇。前写烟云水石,取用古人事迹、神话题材,或以清美之词写其幽景、静物,或以惊心动魄之音,以道丘峦崩摧之状。景有显有晦,境界或超绝,或平淡,无不引人入胜。最奇异者,自是对性吧春暖花开性吧有你洞天内仙家生活的描写。

严羽说“霓为衣兮风为马”四句,谓“太白写仙人境界皆渺茫寂历,独此一段极真、极雄,反不似梦中语”(《李太白诗醇》)。其实,李白是以仙境写梦境,此段显得“极真,极雄”,是他以想象之词写出了仙人活动的壮观场面。恣肆幻化,于光怪陆离中,另开异境。前人说此诗妙在“起首入梦不突,后幅出梦不竭”(延君寿《老生常谈》),颇能道出此诗意脉贯通的结构特点。

所谓“入梦不突”,是说起句“淡淡引入”,至“我欲因之”云云,“乘势而入”。所谓“出梦不竭”,是说写出梦,并不止于“忽魂悸以魄动”四句,而能用“世间行乐”二句写诗人因梦生感,以点明诗题。并由此生发开来,借说“别君”去向,直言其不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诗意更进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