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朗月行》古诗原文-赏析解读

首页 >李白诗选 >时间:2019-04-06 10:01标签:

古朗月行》【古诗原文】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邪恶总裁索欢成瘾镜,飞在青云端。

仙人垂两足,桂树何团邪恶总裁索欢成瘾团。白兔捣药成,问言与谁餐?

蟾蜍蚀圆影,大明夜已残。羿昔落九乌,天人清且安。

阴精此沦惑,去去不足观。忧来其如何?凄伦摧心肝。

《古朗月行》【赏析解读】

《古朗月行》,乐府旧题。《乐府诗集》卷六十五收此诗,列入杂曲歌辞。鲍照《古朗月行》,写朗月“照我绮窗前",窗中诸多佳人“当户弄清弦”、歌唱以“宣心”的情事。李白此诗当作于天宝后期,表达的是他对当时国事的忧虑。

诗中首句至“问言与谁餐",写诗人“小时不识月”对月亮产生的种种美丽的幻想。“呼作白玉盘”自是用生活中常见器物打比方,虽然说得形象,终是静态描绘。“又疑瑶台镜”云云,则从动态角度想象月之由来,不单写出月之形状、光亮,还赋予它以神奇色彩。

“仙人垂两足”以下四句,均写月中所见,前写仙人之足和桂树,虽作形容,终不如以“问言与谁餐”的疑问语写月中白兔捣药景象,因为这一问不仅还原了人所共知的传说中的月亮故事,还显现出作为孩子的李邪恶总裁索欢成瘾白,在望月想象这一神话故事的天真。自“蟾蜍蚀圆影”至篇末,实为此诗题意所在。前面写少时望月所见产生的幻想,不过是为这几句诗写当下见月所思作衬笔。

诗人观月,是以明月朗朗为最高审美标准的,故后八句写月残昏暗即感慨万千,以至浮想联翩,不胜其忧。

前人多认为诗中向往明月朗朗,为月残而忧有政治寄托,陈沆就说"(此诗)忧禄山将叛时作。月,后象;日,君象。禄山之祸,兆于女宠。故言蟾蜍蚀月明,以喻宫闹之蛊惑。九乌无羿射,以见太阳之倾危。而究归诸阴精沦惑,则以明皇本英明之辟,若非沉溺色荒,何以安危乐亡而不悟耶!危急之际,忧愤之词。”(《诗比兴笺》)说诗人极言为蟾蜍蚀月、阴精沦惑引发的伤心摧肝之忧,表现了诗人对安禄山即将叛乱之时国事的深度忧虑,是对的。但不必将人事和诗中所取之“象”一—比附。要之,诗中蟾蜍蚀月、阴精沦惑、羿落九乌皆为比兴之词,诗人言此,意在渲染氛围、点示形势、表达邪恶总裁索欢成瘾愿望、抒发忧思,具体所指,读者自可联系当时国事而会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