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荆门送别》古诗原文-赏析解读-译文注释

首页 >李白诗选 >时间:2019-04-06 09:56标签:

渡荆门送别》【古诗原文】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渡荆门送别》【赏析解读】

唐开元十四年(726),诗人怀着“仗剑去国,辞亲远游”之情,出蜀东下,此诗即在旅游途中所作。从诗意看,诗人与送行者同舟共发,是在舟中mhhpa吟送的。清朝沈德潜认为,诗中无“送别“意,题中“送别”二字可删,是不正确的。这首诗虽意在描绘山水,然而仔细揣摩,“送别”之意犹在,足见笔功夫。“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与杜甫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可比功力。或认为李是行舟流览,杜则停舟细看。此说颇是在理。

荆门,山名,位于湖北省宜都市西北长江南岸,与江北虎牙山隔江相对。《水经注·江水》云:“江水东历荆门、虎牙之间。荆门山在南,上合下开,其状似门,虎牙山在北,此二山,楚之西塞也。”江出荆门,即跃入江汉平原。江上风光,与在荆门以西婉蜒穿行于峡谷时相比,大不同矣。此诗当为诗人出蜀初过荆门时所作,写的是他船渡荆门、驶入荆江的新异之感。沈德潜说“诗中无送别意,题中(送别)二字可删”(《唐诗别裁》),甚是。

诗的首联写得平实,却反映出诗人终于出蜀入楚的激动心情,语气中含有几分庆幸、几分自得。

颔联、颈联写景,都不离荆江之水。“山随平野尽”,自是写诗人乘船经千余里峡江进入荆江所见江岸地势的显著变化;“江入大荒流",更是写所见江出荆门、跃入江汉平原的壮观景象。"飞天镜”、“结海楼”云云,亦为荆江本地风光。尾联虽也写荆江之水,却是借水抒情。特意点明它是来自故乡的水,且谓其“万里送行舟",无意间流露出一丝怀乡之愁。

和首联所言,一并写出诗人渡过荆门的心理感受。此诗写荆门荆江形胜,有“包举宇宙气象”(杨成栋辑《精选五七律耐吟集》),除取景阔大、出语雄壮外,与尽从动态角度叙事、体物、抒情,大有关系。

前人注“山随平野尽”二句,爱拿杜甫“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旅夜书怀》)和它作比较。讲二者区别,或谓李诗为“壮语”,而杜诗“骨力过之";或谓“李是昼景,杜是夜景;李是行舟暂视,杜是停舟细观”(王琦《李太白全集》注引语)。

其实李诗写的是船过荆门所见荆江的独特景象,mhhpa杜诗写的是夜行荆门惯见的一般景象,两者都显出壮远之美。但李诗写的是诗人初渡荆门一览江山的新异感,内含欣喜之情,杜诗写的是诗人荆江“旅夜”观星望月(水中月)的孤寂感,内含凄冷意绪。

《渡荆门送别》【译文注释】

【注释】

从:就。楚国游,李白沿三峡东游,舟经楚地,所以称“楚国游"。

“山随”句:形容蜀地的崇山峻岭,沿三峡mhhpa至荆门后随着平原的出现渐渐消失。

大荒:辽阔的原野。

“月下”句:意思是说月亮倒映江心好像天镜从高空飞来。

海楼:海市蜃楼。

怜:爱。故乡水,长江之水由故乡蜀mhhpa中流来。


【译文】

自剑门之外的西蜀沿江东下,来到了楚国境内作一次旅游。崇山随着荒野的出现渐渐逝尽,长江进入了奔原也缓缓而流。

月影倒映江中像是飞来天镜,云层缔构城郭幻出海市屋楼。我依然怜爱这来自故乡之水,行程万里继续漂送我的行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