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中行乐词八首》(录二)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9 14:10 标签:

宫中行乐词八首其一

小小生金屋①,盈盈在紫微②。

山花插宝髻,石竹绣罗衣。每出深宫里,常随步辇归④。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宫中行乐词八首其一【注释】

①用汉武帝、陈皇后事。据《汉武故事》,武帝幼时,其姑馆陶长公主抱置膝上,问日:“儿欲得妇否?”指左右长御百余人,皆云不用。指其女阿娇(即陈皇后)问好否,帝笑对曰:“好,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室贮之"。

②盈盈:仪态美好貌。紫微:星座名,古天文家以为天帝之所居。

此处代称天子之宫。

③石竹:花草名,花如钱,可爱,唐人多像此以为衣服之饰。

④步辇:无轮之车,以人力之而行,天子宫中所乘。

宫中行乐词八首其一【题解】

《宫中行乐词》,乐府新题。《乐府诗集》卷八十二列于《近代曲辞》。孟繁《本事诗·高逸》:“(玄宗)尝因宫人行乐,谓高力士曰:对此良辰美景,岂可独以声伎为娱?倘时得逸才词人吟咏之,可以夸耀于后。’遂命召白……上知其薄声律,谓非所长,命为宫中行乐五言律诗十首,…….白取笔抒思,略不停辍,十篇立就,更无加点,笔迹道利,凤踌龙弩,律度对属,无不精绝。”

宋本注云:“奉诏作五言。”《才调集》将一、二、四、五、六五首题作《紫宫乐五首》,三、七、八三首题作《宫中行乐三首》。唐写本录一、二、三三首题作《宫中三章》,署“皇帝侍文李白"。《文苑英华》录其二,题作《醉中侍宴应制》。

按原作十首,今存八首。此为李白天宝二年(743)在长安奉诏而作。此组诗写得流丽华美,律对精绝,显示出李白写律诗高超的艺术水平,纪昀评曰:“丽语难于超妙,太白故是仙才。”可见他平时少作律诗,非不能也,是不为也。诗中亦含规讽之意。

宫中行乐词八首其六

今日明光里①,还须结伴游。春风开紫殿②,天乐下珠楼。艳舞全知巧,娇歌半欲羞。更怜花月夜,宫女笑藏钩③。

宫中行乐词八首其六【注释】

①明光:即明光宫,汉长安宫名。此处代指唐宫廷。

②紫殿:帝王宫殿。紫为紫微之省。见前首注。

③藏钩:游戏名。其起源,据《汉武故事》,武帝钩弋夫人少时手拳,帝扳其手,得一玉钩,手始得展。后衍为藏钩之戏。其法:人分为二曹,一钩藏在数手中,当猜知其所在。一藏为一筹,三筹为一都。又据《娜嫌记》所引《采兰杂志》,每月下九(十九日),置酒为妇女之欢,女子以是夜为藏钩诸戏,以待月明,至有忘寝而达曙者。

宫中行乐词八首其六 【题解】

《宫中行乐词》题下原注:“奉诏作五言。”皆天宝二年(743)春宫中应制之作。

孟璨《本事诗高逸》:“玄宗…….尝因宫人行乐,谓高力士日:对此良辰美景,岂可独以声伎为娱,倘时得逸才词人吟咏之,可以夸耀于后’。遂命召白。时宁王邀白饮酒,已醉。既至,拜舞颓然。上知其薄声律,谓非所长,命为宫中行乐五言律十首。白顿首曰:宁王赐臣酒,今已醉。倘陛下赐臣无畏,始可尽臣薄技。上日:可。’即遣二内臣掖扶之,命研墨濡笔以授之,又令二人张朱丝栏于其前。白取笔抒思,略不停缀,十篇立即,更无加点,笔迹道利,凤跨龙玺,律度对属,无不精绝。”今十首只存八首。

黄徽尝谓:“愚观唐宗渠渠(按:殷勤貌。)于白,岂真乐道下贤者哉?其意急得艳词蝶语以悦妇人耳。”(《溪诗话》)话似太刻薄,就玄宗一方来说,未似不一语中的。就李白一方来说,天子在前,命题为诗,为此“艳词蝶语”,其情势固所难免,但语涉尘下之,也是难以避免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