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奔书怀》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9 22:27 标签:

南奔书怀

遥夜何漫漫?空歌白石烂。商戚未匡齐①,陈平终佐汉②。搀抢扫河洛③,直割鸿沟半④。历数方未迁,云雷屡多难⑤。天人秉施钱⑥,虎竹光藩翰⑦。侍笔黄金台,传觞青玉案③。不因风起,自有思归叹。主将动谗疑,王师忽离叛①。自来白沙上,鼓噪丹阳岸。宾御如浮云,从风各消散。舟中指可掬,城上骸争鬓。草草出近关,行行昧前算。南奔剧星火,北寇无涯畔。顾乏七宝鞭,留连道旁玩。太白夜食昂,长虹日中贯。秦、赵兴天兵,茫茫九州乱。感遇明主恩,颇高祖邀言。过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拔剑击前柱,悲歌难重论。

南奔书怀【注释】

①商戚:秋时卫人。戚欲见用于齐桓公,穷困无以自达,于是为商旅,驱车至齐,暮宿于齐郭门之外,饭牛车下。时齐桓公出,商戚乃击牛角而歌,桓公闻之,曰:“异哉,歌者非平常人”。命于后车载归,以为大夫。事见《楚辞·离骚》王逸注及洪兴祖补注。《三齐记》载商戚《饭牛歌》云:“南山,白石烂,生不遭尧与禅,短布单衣适至酐。从昏饭牛薄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

②陈平:楚汉间人,佐刘邦,文帝时为丞相。陈平初事魏王,魏王不能用。复事项王,项王亦不能用,后乃归刘邦。事见《史记·陈丞相世家》。以上二句以葡戚、陈平自比,谓己不得任用一如葡戚穷困时,而忠心唐室一如陈平。

③搀抢:与“枪”同,即星。古人以为星现则不吉祥。此处以喻安禄山。

④鸿沟:楚汉时分界。详见前《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

诗注。

⑤历数:谓天道。云雷:指《周易·屯卦》。王琦注:“其卦以震遇坎,故取象云雷,其义以乾坤始交而遇险难,故名屯。屯,难也。"

二句意谓唐朝气数虽未变迁而艰难多故,国势不昌。

⑥天人:指永王磷。旋钱:将帅之旌节。

⑦虎竹:兵符。见前《羽橡如流星》(《古风》其三十四)诗注。藩翰:即国家重臣。以上二句谓永王以唐宗室秉玄宗意旨兼四镇节度使,执掌一方兵权。

③黄金台:燕昭王筑,详见《燕昭延郭魄》(《古风》其十五)诗注。青玉案:古时贵重食器,嵌以青玉之类。二句谓其在永王幕中备受优待事。

@用晋张翰事。详见前《行路难》(其三)诗注。二句谓其在永王幕中虽受优礼,却已萌归心。

①"主将"二句:言永王军溃败事。据《资治通鉴·唐纪》至德二载,当永王东巡至扬州附近时,淮南采访使李成式与河北招讨判官李铣奉肃宗诏合兵讨磷。磷将季广琛召诸将谋曰:“吾属从王至此,天命未集,人谋已堕,不如及兵锋未交,早图去就。若死于锋摘,则永为逆臣矣。”永王诸将皆然之,于是季广琛率部下奔广陵,磷将浑惟明、冯季康等皆投唐军。

白沙:即白沙洲,滨长江,地多白沙,故名。唐时属扬州,在今江苏仪征县南。丹阳:郡名,即润州。即今江苏镇江市。永王军与唐军交战处,即在白沙洲、丹阳一带。

语出《左传》宣公十二年。晋楚战于娜,晋军为楚所袭,中军、下军争舟渡河败走,舟不能载,研攀舟士兵手指,舟中之指可掬。语出《左传》宣公十五年。楚兵围宋,宋困乏,城中人易子而食,析骸以羹。婴(cuan):炊也。骸:骨骼。以人骨作燃料,极言死者之多。以上二句写永王军溃败、伤亡之状。

昧前算:犹言前途暖昧,吉凶难卜。

剧星火:快于星火。星火,流星。北寇:指江北唐军之追击。寇,掠、犯。至德二载二月九日,永王军大败于丹阳。磷先奔晋陵(今江苏常州),又奔鄱阳(今江西饶州),为江西采访使皇甫优兵所追杀。磷宾从幕僚,一时星散。二句即写其仓皇南奔、北有追兵情况。

用晋明帝事。王敦将谋反,明帝乘马便服暗察王敦营垒。军士疑非常人,于是敦遣五骑追之。明帝乘马驰去,马有遗粪,即灌以冷水。又遇一卖食老妇,以七宝鞭与之。追骑至,问老妇,老妇曰:“去已远矣”。以七宝鞭示之。五骑传玩,稽留遂久;又见马粪冷,确以为逃已远,遂止不追。见《晋书明帝纪》。二句谓己逃离乏术。据《汉书邹阳传》注,秦将白起伐赵时,派卫先生请秦王益兵,太白食昂。昂,星宿名,当赵地。荆轲为燕太子丹刺秦时,长虹贯日。古人以为精诚所至,可以上干天象。二句喻其为国精诚,亦可以感动天象。

秦赵”二句:言中原一带尚在战乱中。唐中央军与安禄山叛军作战之地,当今陕西、山西、河南、河北,在战国时为秦赵之地。明主:指唐玄宗。祖邀:东晋名将。建兴元年祖邀率军北伐,渡江至中流,击楫而誓曰:“祖邀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见《晋书·祖邀传》。

鲍照《拟行路难》(其四):“对案不能食,拔剑击柱长叹息。”二句自伤其理想不能实现,反而陷于王室争斗之中,其中情由当向何人申论?

南奔书怀【题解】

至德二载二月永王兵溃后自丹阳仓皇南逃途中作。旬日之间,同室操戈、永王兵溃、主将叛离、宾幕星散,大故迭起于仓卒之间,李白为之瞠目结舌而且悲愤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