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城南》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9 13:48 标签:

战城南

去年战,桑干源②;今年战,葱河道③。

洗兵条支海上波④,放马天山雪中草。万里长征战,三军尽衰老。

匈奴以杀戮为耕作,古来惟见白骨黄沙田⑤。

秦家筑城备胡处⑥,汉家还有烽火燃。烽火燃不息,征战无已时。

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⑦。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③。

士卒涂草莽,将军空尔为。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战城南【注释】

①《战城南》:乐府“鼓吹曲辞”名。

②桑干源:即桑干河,自今山西北部东流入今河北北部。二句概言唐东北边境战争。

③葱河道:地当今帕米尔高原一带,葱河即喀什噶尔河,唐时属安西都护府管辖。二句概言唐西北边境战争。

④洗兵:《文选》左思《魏都赋》李善注:“大将将行,雨濡衣冠,是谓洗兵。”又有洗净兵器,藏而不用,休兵罢战意。条支:古国名,地当今伊拉克。条支海即今波斯湾。唐安西都护府所辖有条支都督府。

⑤王套《四子讲德论》:“匈奴,百蛮之最强者也,其未则弓矢鞍马,播种则捍掌,收则奔狐弛兔,获刘则颠倒殖仆。”二句由此化出。匈奴,汉时北方少数部族,此泛指唐东北、西北边境少数部族。

⑥秦始皇时,曾派大将蒙恬筑长城御胡人。贾谊《过秦论》:

“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

⑦古乐《战城南》古辞日:“枭骑战斗死,驾马徘徊鸣。”二句由此化出。

③《战城南》古辞曰:“野死不葬乌可食。”二句由此化出。

回《老子》:“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二句由此化出。

战城南【题解】

王忠嗣尝云:“太平之将,但常抚循训练士本而已,不可疲中国之力以邀功名。”此即本诗未二句用意所在。当与前篇为同时所作。

《战城南》,汉乐府旧题。《乐府诗集》卷十六列于《鼓吹曲辞·汉绕歌》。吴兢《乐府古题要解》卷上:"《战城南》其辞大略言: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得葬,为乌鸟所食。愿为忠臣,朝出攻战而暮不得归也。”李白此诗既承古义,又以时事而发之,盖讽玄宗穷兵赎武而作。

此诗约作于天宝六载(747),詹馍《李白诗文系年》云:“按《旧唐书·王忠嗣传》:‘天宝元年北伐,与奚怒皆战于桑干河,三败之。’《新唐书·高仙之传》:‘天宝六载诏仙芝以步骑一万出讨(吐蕃),……乃自安西拨换城,经疏勒登葱岭,涉播密川,遂顿特勒川,行凡百日。’..诗盖指以上二战事而言也。”

此诗运用散文句法入诗,长短错落,纵横排宕,痛快淋漓,将汉乐府辞句化入,自然无痕,是谓善学古乐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