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难三首》(其三)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9 20:47 标签:

行路难三首(其三)

有耳莫洗颍川水①,有口莫食首阳藤②。含光混世贵无名,何用孤高比云月?

吾观自古贤达人,功成不退皆身。子胥既弃吴江上③,屈原终投湘水滨④。

陆机雄才岂自保⑤,李斯税驾苦不早⑥。华亭鹤唉距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

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生,风忽忆江东行。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干载名⑦?

行路难三首【注释】

①用许由、巢父事。尧让天下于许由,由不欲闻之,洗耳于颍水之滨。时其友巢父牵犊过,见由洗耳,问其故,对曰:“尧欲召我为九州长,恶闻其声,是故洗耳”。巢父曰:“子若处高岸深谷,人道不通,谁能见子?子故浮游,欲求其名誉,污吾犊口。”牵犊上流饮之。见《高士传》。

②用伯夷、叔齐事。武王伐殷,天下宗周,伯夷、叔齐耻食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遂饿死于首阳山。见《史记·伯夷叔齐列传》。蔽:即薇。

③子胥:即伍子胥,秋时楚人,后奔吴,有大功。子胥谏吴王而不听,又为太宰所逸,吴王赐剑使自到死。既死,又取子胥尸,以鸱夷皮囊之,浮于江中。见《史记伍子胥列传》。

④屈原:战国时楚人,为怀王左徒,后遭谗被疏。顷襄王时更遭迁逐,自沉汩罗江死。见《史记·屈原列传》。泪罗江近湘水,故云“湘水滨。"

⑤陆机:三国吴人,后归西晋。字士衡,少有异才,文章冠世。后事成都王司马颍,官平原内史。颍起兵讨河间王司马,机为后将军、河北大都督,及战而败,复遭谗谐,为颍所杀。临刑,叹曰:“华亭鹤唉,岂可复闻乎?”华亭:在今江苏松江县,吴未灭时,机与弟陆云共游于此十余年。

⑥李斯:秦丞相,二世时,被腰斩咸阳。临刑时,谓其子曰:“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见《史记李斯列传》。税驾:即息驾,犹言退身。上蔡:即今河南上蔡县。李斯为上蔡人。田猎时,臂上架苍鹰。今本《史记》无臂苍鹰事,而李白诗中屡称苍鹰,当另有所本。《太平御览》引《史记》李斯事,即有“牵黄犬、臂苍鹰”字样。

⑦“君不见”四句:俱用张翰事。张翰,西晋吴郡人,为齐王司马同大司马东曹椽,因见秋风起,思吴中旅菜、薄羹、鲈鱼脍美,遂弃官归。翰为人任心自适,不求当世,或问曰:“卿乃可纵适一时,独不为身后名耶?”翰曰:“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事见《晋书张翰传》。

行路难三首【题解】

诗写全身隐退之志,与本题其一、其二不同,是去朝前心情,当是天宝三载所作。首四句谓其隐退非为沾名钓誉,故对许由、夷、齐有所批判。中间援引古事,皆为被谗而身亡者,当是比喻其在朝之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