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9 15:49 标签:

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

昨夜吴中雪,子截佳兴发②。万里浮云卷碧山,青天中道流孤月。孤月沧浪河汉清③,北斗错落长庚明④。怀余对酒夜霜白,玉床金井冰峥嵘⑤。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君不能狸育金距学斗鸡⑥,坐令鼻息吹虹霓⑦。君不能学哥舒,横行青海夜带刀,西屠石堡取紫袍③。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直一杯水。世人闻此皆掉头,有如东风射马耳。鱼目亦笑我,谓与明月同。拳踢不能食①,蹇驴得志鸣风。《折杨》、《皇华》合流俗,晋君听琴枉《清角》。《巴人》谁肯和《阳春》,楚地由来贱奇璞。黄金散尽交不成,白首为儒身被轻。一谈一笑失颜色,苍蝇贝锦喧谤声。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与君论心握君手,荣辱于余亦何有?孔圣犹闻伤凤麟,董龙更是何鸡狗?一生傲岸苦不谐,恩疏媒劳志多乖。严陵高揖汉天子,何必长剑注颐事玉阶?达亦不足贵,穷亦不足悲。韩信羞将绛灌比,祢衡耻逐屠洁儿。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少年早欲五湖去,见此弥将钟鼎疏。

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注释】

①王十二:白友人,名字不详。

②王子献雪夜乘兴驾舟访戴安道,屡见前注。此以王子拟王十二。

③沧浪:寒凉之意。

④错落:分布貌。北斗共七星,分布如斗构。长庚:星名,亦日太白,昏见西方为长庚,晨见东方为启明。

⑤床:井栏。玉、金:饰词。

⑥狸育、金距:皆斗鸡者所为。狸膏,以狸膏涂鸡头,可使对方畏惧。金距,是在鸡脚爪上加以薄金属假距,便于斗时刺击。唐人盛斗鸡,玄宗尤宠斗鸡之徒。参见前《大车扬飞尘》(《古风》其二十四)诗注。

⑦谓斗鸡者意气飞扬之状。

③哥舒:指哥舒翰,胡人血统,时为唐边将。青海:今青海湖一带,吐蕃所据。石堡:城堡名,唐与吐交通要冲,地在今青海西宁市西南,其城三面绝险,唯一径可上。石堡为吐蕾所据,玄宗欲攻取之。诏问河西、陇右节度使王忠攻取之策,忠嗣奏:“石堡险固,吐蕃举国而守之,若陈兵坚城之下,必死者数万,然后可图。恐所得不如所失。不如休兵秣马,伺隙而取之,为上策。”又尝曰:“今争一城,得之未制于敌,不得之未害于国,忠嗣岂以数万人之命博一言?”由是见怒于玄宗,又为李林甫构陷,几陷于死,于天宝六载十一月贬汉阳太守,由哥舒翰代王忠嗣为陇右节度。八载六月,玄宗以十万之兵委哥舒攻石堡,拔取之,俘吐蕾兵四百人,唐士卒死者数万,果如王忠嗣所言。玄宗录哥舒翰功,拜特进,加摄御史大夫,服紫。

唐制:三品以上官服紫。特进为正二品,故日取紫袍。

@鱼目:似珠。明月:珠名。即鱼目混珠意。此以鱼目喻庸碌之人,明月喻贤能之士。

@瘤:良马名。拳踢:四肢不伸貌。

蹇:破足。

《折杨》、《皇华》:古俗曲名,常人所能懂者。

《清角》:古曲名,传为黄帝所造。据《韩非子十过》,晋平公尝问师旷:“《清角》可得而闻乎?”师旷曰:“不可。惟有德者可听之。

今主君德薄,不足听之,听之将恐有败。”平公再三欲听,师旷不得已而鼓之,一奏而玄云起,再奏而大风至,大雨随之,裂帷幕,毁廊瓦。平公恐惧,伏于廊室之间。此后,晋国大早,赤地三年,平公亦患病。此句刺玄宗薄德。

《巴人》、《阳春》:战国时楚曲名。据宋玉《对楚王问》,唱《巴人》曲时,属而和者数百人,而唱《阳春》时,则无人能和。详见前

《邱人吟白雪》(《古风》其二十一)诗注。

犹来:即由来。楚地贱奇璞,用下和事。详见前《赠范金乡二首》诗注。

《诗经·小雅·青蝇》:“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逸言。”又《小雅·巷伯》:“萋兮斐兮,成是贝锦。彼谗人者,亦已大甚。”句谓逸谤之起,如苍蝇之喧;构人罪过,如编织贝锦。

曾参:孔子弟子。《战国策秦策》:“昔者曾子处费,费人有与曾子同名族者而杀人,人告曾子母日:曾参杀人’。曾子之母日:吾子不杀人’。织自若。有顷焉,人又曰:‘曾参杀人’。其母尚织自若也。顷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参杀人’。其母惧,投杼瑜墙而走。”

《论语·子罕》:“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又,《孔子家语辨物》载,叔孙氏于大野获麟,折其前左足,叔孙氏弃之郊外。孔子往观之,日:“此麟也,胡为来哉!胡为来哉!”涕泣沾襟。子贡问之,孔子日:“麟之至为明王,出非其时而见害,吾是以伤焉。”句谓世道之衰。

董龙:名荣,小字龙,前秦右仆射。司空王堕性刚峻,董荣以佞幸得宠,堕疾之如仇,每朝见,未尝与荣言。人有劝堕待荣颜色和缓者,堕曰:“董龙是何鸡狗,而令国士与之言乎!”见《十六国春》。此代朝中权幸。

恩疏:指己为朝廷所弃。媒劳:谓引荐者徒劳。

严陵:即严子陵。见前《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诸学士》诗注。

玉阶:指宫廷。长剑拄颐:是臣仆侍候君主之状。

绛灌:指绛候周勃、颍阴侯灌婴。汉初,韩信被贬为淮阴侯,自恃功高,羞于与勃、婴等同列。见《史记·淮阴侯列传》。

祢衡:东汉未文士,尚气刚傲,人或劝其与名士陈长文、司马朗交往,衡曰:“吾焉能从屠沾儿耶?”

李北海:北海太守李邕。天宝六载,因事牵连,李林甫罗织以罪,使人就郡杖杀之,时年七十。参见前《上李邕》诗注。

裴尚书:淄川太守悲敦复,敦复曾任刑部尚书。天宝六载,裴敦复与李邕并以事牵连,李林甫使人杀之。

五湖去:用春秋越人范蠡事。范蠡佐勾践灭吴,功成身退,隐名于五湖。

钟鼎:谓功名富贵。古时权贵之家钟鸣鼎食。

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题解】

李林甫杖杀李邕、裴敦复在天宝六载,哥舒翰屠石堡在天宝八载,此诗之作,当在八载。此篇押击时事,直言指斥权臣李林甫、杨国忠辈,直至玄宗,为李白抒情诗中现实政治色彩最强者。天宝中期之冤狱及石堡之役,为玄宗后期政治急转直下的标志。如此重大事件,唐人诗作中却很少反映。唯李白此篇及杜甫《兵车行》。李杜之作,堪称时代最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