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征君蕤》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9 08:52 标签:

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征君蕤

吴会一浮云②,飘如远行客。功业莫从就,岁光屡奔迫。

良图俄弃捐,衰疾乃绵剧③。古琴藏虚匣,长剑挂空壁。

楚怀奏钟仪④,越吟比庄⑤。国门遥天外⑥,乡路远山隔。

朝忆相如台⑦,夜梦子云宅③。旅情初结缉,气方寂历④。

风入松下清,露出草间白。故人不可见,幽梦谁与适©?寄书西飞鸿,赠尔慰离析。

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征君蕤【注释】

①准南:即淮南道,此指扬州。唐贞观元年分天下为十道,淮南道治所在扬州。征君,朝廷征召而不受职之人,后亦可指无爵禄者。赵蕤,白故人。《四川通志》:“赵蕤,盐亭人,隐于梓州那县长平山安昌岩。博考六经诸家同异,著《长短经》十卷,明王霸大略,其文亦《申鉴》、《论衡》之流,凡六十三卷。”《彰明逸事》谓李白少时曾依赵蕤从学岁余。

②吴会(kuai):吴郡与会稽郡。浮云:喻己之飘泊不定。

③绵剧:缠绵加剧。

④《左传》成公九年载:晋侯观于军府,见郑人所献楚囚人钟仪,使释之,问其族,有司对日:“伶人”。使与之琴,操南音。范文子曰:“乐操土风,不忘旧也。”

⑤《史记张仪列传》载:越人庄于楚作官,有顷而病。楚王曰:,故越之鄙细人也,仕楚富贵,亦思越否?"左右对曰:“凡人之思故,在其病也。彼思越则越声,不思则楚声。”使人往听之,果越声。以上二句,以钟仪、庄事喻己之思念家国。

⑥国门:家国之门。

⑦相如台:即司马相如琴台。司马相如为蜀人,其琴台故址在成都。

③子云宅:即扬雄故宅。雄字子云,蜀人,其故宅在成都。

@寂历:凋敞冷清貌。

①谁与适:即与谁适。适,合、乐也。

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征君蕤【题解】

开元十四年秋自越中返扬州后作。所书之怀,一在岁月流逝,二在功业未就,三在怀恋故乡,四在感念故人。此是李白自出蜀后第一篇委顿萧瑟之词。

淮南,唐代的道名,其治所在今江苏扬州。征君,朝廷征召而不赴之士。赵蕤,字太宾,梓州人,开元中召之不赴,撰《长短经》十卷,王霸之道见行于世。李白曾从以为师。这是李白开元十五年(727)寓客扬州病中寄给蜀中师友赵蕤的一首诗。李白在金陵和扬州住了大约二年,他出手大方,花费无度,在不满一年的时间内,便“散金三十馀万”,很快就将出蜀时所带的钱花掉了。不但没有找到什么出路,反而卧病扬州,因此十分想念家乡的亲友。此诗中就表达了诗人对故乡和亲友深切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