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谗诗赠友人》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9 15:45 标签:

雪谗诗赠友人

嗟余沉迷,猖已久①。五十知非,古人常有②。

立言补过,麻存不朽③。包荒匿瑕④,蓄此顽丑⑤。

《月出》致讥,贻愧皓首⑥。感悟遂晚,事往日迁。

白璧何辜,青蝇屡前⑦。群轻折轴,下沉黄泉。

众毛飞骨,上凌青天③。萋斐暗成,贝锦然。

泥沙聚埃,珠玉不鲜。洪焰烁山,发自纤烟。

沧波荡日,起于微涓。交乱四国①,播于八蜒。

拾尘掇蜂,疑圣猜贤。哀哉悲夫,谁察予之贞坚?

彼妇人之猖狂,不如鹊之强强;彼妇人之淫昏,不如鹑之奔奔。

坦荡君子,无悦簧言。摇发续罪,罪乃孔多。

倾海流恶,恶无以过。人生实难,逢此织罗。

积毁销金,沉忧作歌。天未丧文,其如予何?

姐己灭纣,女惑周。天维荡覆,职此之由。

汉祖吕氏,食其在旁。秦皇太后,毒亦淫荒。

作昏,遂掩太阳。万乘尚尔,匹夫何伤?

辞弹意穷,心切理直。如或妄谈,吴天是强。

子野善听,离娄至明。神靡遁响,鬼无逃形。

不我遐弃,麻昭忠诚。

雪谗诗赠友人【注释】

①沉迷、猖獗:自谦、自责之词,语出丘迟《与陈伯之书》:“直以不能内审诸己,外受流言,沉迷猖獗,以至于此。”

②《淮南子·原道》:“蔻伯玉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高诱注:“伯玉,卫大夫蕙暖也。今年所行,是也;则还顾,知去年之所行非也。岁岁悔之,以至于死,故有四十九年非。”

③《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又,昭公七年:“伸尼日:能补过者,君子也。”以上六句,自言建功立业理想破灭,遂于困境中思立言以传于不朽。

④包荒:即包藏荒秽。匿瑕:谓美玉之中亦杂有瑕疵。

⑤顽丑:顽劣丑陋,是自谦之辞。以上二句谓己虽质如美玉,不为无过。

⑥《月出》:《诗经·陈风》篇名。汉代经学家以为《月出》是

“刺好色也"。皓首:谓年老。以上二句似谓谗者以好色诬之,致使自己有皓首之愧。

⑦白璧:喻己操行之坚贞。青蝇:喻谗者。详见前《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此下二十句,俱言己遭谗事。

③《汉书中山靖王胜传》:“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丛轻折轴,羽翻飞肉。”颜师古注:“言积载轻物,物多至令车轴毁折。而鸟之所以能飞翔者,以羽翻扇扬之故也。”飞骨:即飞肉。四句言逸言屡兴,遂以无为有,难以防御。

④用《诗经小雅青蝇》意,详见前《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 诗注。

@四国:犹言四方。

八延(yan):犹言八方。

拾尘:用颜回事。据《孔子家语·在厄》,孔子厄于陈蔡,从者七日不食。子贡谋得米,颜回炊于坏屋之下,有烟墨尘落于中,颜回拾而食之。子贡以为颜回窃食,告于孔子。掇蜂:用伯奇事。据《琴操·履霜操》,伯奇乃周上卿尹吉甫之子,吉甫后妻欲陷害伯奇,乃居空室,取毒蜂缀衣领,伯奇仁孝,前掇之。吉甫登楼而观,大怒,逐伯奇于野。

《诗经郡风鹑之奔奔》:“鹑之奔奔,鹊之强强。”郑玄注:“奔奔、强强,言其居有常匹,飞则相随之貌。”据诗意,所谓妇人,与白之遭谗有关,且其品性淫荡,居止不端。

坦荡:谓胸怀坦直。《论语·述而》:“君子坦荡荡。”簧言:犹言巧语。《诗经·小雅·巧言》:“巧言如簧。”簧,笛类发音薄片,竹为之。

耀:拔取。续:数。孔:甚辞。句谓谗者言其劣迹极多。

隋未李密起义,传橄文天下数场帝之罪,有“馨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的话。

孔子曾困于匡人,曰:“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二句谓谗者并不能加害于己。

姐己:殷纣王妃。纣王好酒淫乐,宠姐己,唯姐己之言是从,乱殷政。周武王伐,斩纣头,杀姐己。见《史记·殷本纪》。

套女:即套蚁,周幽王宠妃。套蚁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为烽燧大鼓,诸侯皆至。凡有寇至则举火,诸侯既至,至而无寇,套蚁乃大笑。幽王悦之,乃数举烽火,诸侯不信,亦不至。后有寇犯周,幽王举烽火征兵,兵不至,寇遂杀幽王骊山下,虏套蚁。

天维:犹言政权根基。职:主。二句谓殷纣、周幽之亡,由于女祸。

吕氏:即吕维,汉高祖后。食其(yil),即审食其。高祖死,吕后称制,左丞相审食其不治事,令监宫中,如郎中令(宦官首领),故得幸太后,朝廷公卿皆因食其而后决事。见《史记·吕太后本纪》。

太后:秦始皇母。毒(ai):即嫪毒。秦太后淫乱,先与吕不韦私通,后又与嫪寿通,生两子。始皇觉之,夷螺三族.杀私生两子,迁太后于雍。见《史记·吕不韦列传》。以上四句以汉秦事,皆言女(didong):虹的别称。古以虹为阴,虹出日旁,兆后妃胁主。

万乘(sheng):指君主。

吴天:犹苍天。:诛灭。

子野:时晋乐师师旷字,善辨音。

离娄:古之明视者,能于百步之外,见秋毫之末。

遐弃:犹言远弃,指朋友与己断交。

雪谗诗赠友人【题解】

据诗“五十知非”,当作于天宝九载,时李白五十岁。此诗缘何而发,为李诗中最难明谕者之一,诸家之说,亦最纷纭。有谓谗者为杨妃,疑贵妃与安禄山淫乱,而李白曾发其奸;有谓似指朋友中之嫌,与杨妃淫乱败国无关;有谓谗者为李白离异之刘氏,刘氏不安于室,曾向白友人间播弄是非。以目前掌握资料,此诗所刺,殆难实指。

但有几点,可以约略判定:一、天宝八九载间,李白曾陷于严重谗谤之中,观此诗及上年《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诗可知;二、谗谤之事虽难明,但极其严重亦可知,否则,李白不会如此激切分辩。三、逸者绝非刘氏夫人或一般友朋,以此诗看,应当为帝之宠幸者,为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