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昭延郭魄(《古风》其十五)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9 15:54 标签:

燕昭延郭魄(《古风》其十五)

燕昭延郭魄,遂筑黄金台。

剧辛方赵至,邹衍复齐来①。

奈何青云士,弃我如尘埃!

珠玉买歌笑,糟糖养贤才。

方如黄鹤举②,千里独徘徊。

燕昭延郭魄《古风》其十五【注释】

①战国时燕昭王即位,卑身厚币以招贤者。郭陶谓昭王曰:“王必欲致士,先从陶始。贤于陶者,岂远千里哉!”于是燕王为陶筑宫而师事之。筑台,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之士。于是,乐毅自魏往,邹衍自齐往,剧辛自赵往,士争趋燕。见《史记·燕召公世家》。黄金台,故址在今河北易县东南。

时人田饶事鲁哀公而不见察,谓哀公曰:“臣将去君,黄鹊举矣”。鹊,同“鹤"。

燕昭延郭魄《古风》其十五【题解】

借咏古以刺时世。青云士谓执政柄者,他们贵美色而贱贤才,故李白有黄鹤高举之叹。萧士云:“吁,读其诗者,百世之下犹有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