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干行二首》其一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9 07:32 标签:

长干行二首①(录一)其一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②。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常存抱柱信③,岂上望夫台④。十六君远行,瞿塘滟预堆⑤。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门前迟行迹,

—生绿苔⑥。若深不能扫,落叶风早。

八月胡蝶来⑦,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早晚下三巴③,预将书报家。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①。

长干行二首【注释】

①《长干行》:乐府“杂曲歌辞”有《长干曲》。长干,金陵里巷名,位于秦淮河南岸。《文选》左思《吴都赋》刘逵注:“建业南五里有山岗,其间平地,吏民杂居,号长干。中有大长干、小长干,皆相连。”其地当在今南京市南。原有两首,其二或以为他人之作,然迄未能定。

②嫌猜:嫌疑、顾忌。古制:男女七岁以上授受不亲,以别嫌疑。③抱柱信:《庄子·盗蹈》:“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④望夫台:相传有男子外出久不归,其妻登台眺望,化为石。号为望夫台。各地所在多有。

⑤滟预堆:在瞿塘峡口,周回二十丈,当长江中心。水浅,屹然露出,水涨,仅露其顶,过往船只多触没。谚云:“滟颁大如马,瞿塘不可下。滟颁大如鳖,瞿塘行舟绝。滟预大如龟,瞿塘不可窥。滟预大如濮,瞿塘不可触。”

⑥“门前”二句:言离别之久。

⑦来:一作“黄”。王琦云:“杨升庵谓胡蝶或黑或白,或五彩皆具,唯黄色一种至秋乃多,盖感金气也。引太白八月蝴蝶黄’一句以为深中物理,而评今本来字为浅。琦谓以文义论字,终以来字为长。”今按:以文义论之,上句“来”,下句“飞”,两动词搭配,来字佳。然蝴蝶何时不来而必待八月始来?黄字亦非无理。

③早晚:犹言何时。三巴即巴郡、巴东、巴西三郡,在今四川东部地区。

④不道:犹言不管或不顾。

①长风沙:在今安徽安庆市东长江边。陆游《入蜀记》:“太白《长干行》云:…….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盖自金陵至长风沙七百里,而室家来迎其夫,甚言其远也。”

长干行二首【题解】

《长干行》,旧题乐府。《乐府诗集》卷七十二列于《杂曲歌辞》。乐府古辞名《长干曲》,崔颞亦有《长干曲》四首。长干,地名。《文选》左思《吴都赋》:“长干延属,飞互。”刘逵注:“建业之南有山,其间平地,吏民杂居之,故号为干。中有大长干、小长干,皆相属。”其地在今江苏南京市中华门外秦淮河南。此诗以一少妇的口吻叙述她与丈夫两小无猜的爱情生活、初为人妇的羞涩心情及为丈夫远行的担忧和相思的心理活动,写得深刻细腻,将事、景、情融为一体,塑造了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妇形象,是一首真挚感人的叙事诗,深得南朝民歌之风。《唐宋诗醇》卷一七评此诗“儿女子情事,直从胸臆间流出。萦迂曲折,一往情深。”当为开元间初游金陵时所作。

或谓此诗是抒写商妇离愁别恨和青虚度悲哀的,实远未探中诗之旨趣。《唐宋诗醇》评云:“儿女子情事,直从胸臆间流出,萦迂回折,一往情深。”评得极是。“青梅竹马”是爱情的源头,然而却不顺写,经历了天真、羞涩、炽热、痛苦,“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复归于痴情的亢奋。李白诗号称“大江无风,波浪自涌”,粗沙飞石,巨笔如,又能极精致地编织、抒写细腻的儿女情事,是诗人又一种笔法。

诗作于李白初抵金陵时。此下《杨叛儿》一首亦为金陵时学习乐府民歌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