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车扬飞尘(《古风》其二十四)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8 23:10 标签:

大车扬飞尘(《古风》其二十四)

大车扬飞尘,亭午暗阡陌①。中贵多黄金②,连云开甲宅③。路逢斗鸡者,冠盖何辉赫④?鼻息干虹⑤,行人皆休惕。世无洗耳翁,谁知尧与跖⑥?

大车扬飞尘《古风》【注释】

①亭午:正午。日在中日亭午。阡陌,田间小路,此指道路。

②中贵:得宠的宦官。

③甲宅:高屋大厦。连云:喻其高大,如接云霄。

④唐时民间在清明时有斗鸡之习。玄宗为储王时,好此戏。及即位,治鸡坊于两宫间,索长安雄鸡,金毫铁距,养于鸡坊,选六军小儿五百人驯教。上好之,下尤甚,诸王公贵族,倾家破产市鸡,都中男女以弄鸡为事。有少年贾昌者,长安宣阳里人,矫捷过人,善应对,解鸟语,尤善调教斗鸡,被玄宗召入为五百小儿长,金帛之赐,日至其家。开元十三年,笼鸡三百,从玄宗东封泰山,父死,县官为葬器丧车。当时天下号为鸡神童,为之语日:“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贾家小儿年十三,富贵荣华代不如。能令金距期胜负,白罗绣衫随软。父死长安千里外,差夫治道挽丧车"。见陈鸿《东城老父传》。

⑤干:冲犯。

⑥洗耳翁:谓许由,此指高洁之人。相传尧让天下于许由,由不受,洗耳于清冷之水,终身隐居不出。跖:即盗跖,相传为时大盗,横暴天下,万民苦之。两句谓世无高识之人,致使贤愚颠倒、清浊不分。

大车扬飞尘《古风》【题解】

此诗为讥刺和押击朝中宦官的器张气焰和斗鸡小儿飞扬跋扈的作风而作,当作于天宝初年在长安时。宦官豪奢,富甲天下;斗鸡小儿,跋扈京都,当皆为李白在长安所亲见者,未必专刺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