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李太尉大举秦兵百万出征东南懦夫请缨…崔侍御十九韵》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8 22:25 标签:

闻李太尉大举秦兵百万出征东南,懦夫请缨,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还,留别金陵崔侍御十九韵①

秦出天下兵②,蹴踏燕赵倾。黄河饮马竭,赤羽连天明④。太尉仗旋钱⑤,云旗绕彭城⑥。三军受号令,千里肃雷霆⑦。函谷绝飞鸟,武关拥连营③。意在斩巨鳌,何论绘长鲸O?恨无左车略①,多愧鲁连生。拂剑照严霜,雕戈胡缨。愿雪会稽耻,将期报恩荣。半道谢病还,无因东南征。亚夫未见顾,剧孟阻先行。天夺壮士心,长吁别吴京。金陵遇太守,倒艇欣逢迎。群公咸祖钱,四座罗朝英。初发临沧观,醉栖征虏亭。旧国见月,长江流寒声。帝车信回转,河汉复纵横。孤凤向西海,飞鸿辞北溟。因之出寥廓,挥手谢公卿。

闻李太尉大举秦兵百万出征东南,懦夫请缨,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还,留别金陵崔侍御十九韵【注释】

①李太尉:指李光弼。上元二年五月,李光弼为河南副元帅、太尉,兼侍中,都统河南、淮南、荆南、浙东等八道行营节度。秦兵:指长安派出之兵。请缨:自请受命击敌之意。西汉时,终军被派往南越,行前曾说:“军自请愿受长缨,必霸南越王而致之阙下”。长缨即长绳。一割:“铅刀一割”之省辞。东汉班超受命出使西域,行前曾说:“况臣奉大汉之威,而无铅刀一割之用乎?”是自谦其才能薄弱如铅刀,但尽其所能,未尝不可一用之意。崔侍御:名字不详,据诗意,崔某其时为润州刺史。

②秦:指长安。天下兵:犹言倾天下之兵力。

③燕赵:指安史叛军盘踞之地,当今河北、河南一带。④赤羽:军旅旗帜上之羽饰。以上二句极言唐军之盛。

⑤太尉:指李光弼。旗钱(yue):军中仪仗。施为饰以施牛尾之旗帜,钱为方形大斧。

⑥云旗:指各色旗帜众多,远望如云霓。彭城:郡名,即今江苏徐州市,唐时属河南道。宝应元年(726)四月,李光弼军进驻彭城。

⑦“三军”二句:谓李光弼治军整肃。《旧唐书李光弼传》:“光弼御军严肃,天下服其威名,每申号令,诸将不敢仰视。”

③函谷:关名,在今河南灵宝县南。武关:关名,在今陕西丹凤县东南。函谷、武关皆长安门户,二句谓李光弼兵力所及及卫护之功。

@巨鳌:指安史叛军。长鲸:指发生在浙东袁晃农民义军。详后“说明”。

①左车:指李左车。左车为秦汉际人,初在赵,封广武君。汉使韩信、张耳率兵击赵,左车向赵王献计断绝汉兵粮道,未被采纳,赵于是为韩信所破。赵破后,左车归附韩信。韩信用其计谋,复取得燕地。事见《史记·淮阴侯列传》。

鲁连:即鲁仲连,战国齐人。详见前《齐有倜傥生》(《古风》其十)诗注。

雕戈:刻镂之戟。璧胡:粗而无文理。缨:帽带。蔓胡缨是武士装饰。二句谓其手持剑戟,武士装饰,准备去从军。

会稽耻:秋时吴败越,越王降于会稽。后以会稽耻代国耻。此处指发生于浙东一带之袁晁起义。

亚夫:指汉将周亚夫。此处代李光弼。

剧孟:汉洛阳人,以任侠著名。汉文帝时,吴、楚兵反,周亚夫用剧孟之策,平定吴、楚。事见《史记·游侠列传》。此处以剧孟自比。

吴京:谓金陵。金陵曾为三国孙吴京都,时称建业。

太守:当指崔侍御。唐时金陵属润州,太守即为润州太守。

倒艇:谓主人迎接之盛。古人家居,脱鞋席地而坐。闻有佳宾至门,急于出迎,将鞋倒穿。

祖钱:送行饮酒。

临沧观:在金陵南劳劳山上。

征虏亭:在金陵南,为东晋征虏将军谢石所建,故名。

旧国:指金陵。

帝车:星宿名,即北斗。河汉:银河。二句以天象作比,谓四方乱必平,唐政权必获巩固。孤凤、飞鸿:李白自喻。

闻李太尉大举秦兵百万出征东南,懦夫请缨,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还,留别金陵崔侍御十九韵【题解】

宝应元年(762)秋作于金陵。此年秋,台州人袁晃率众起义,攻陷浙东诸郡,民疲于赋敛,多归附之。李光弼遣兵击袁晁干衢东(今浙江衢县一带)。李白当时或在宣州一带,闻李光弼军道出江南,往投,因病不果,退还金陵。此诗即作于与金陵群官告别时。此前诸家,皆以为此诗作于上元二年(761)秋,李光弼与安史残部作战时。

其说不妥,约略有三:李光弼与安史残部作战,战场均在中原,而诗题曰:“出征东南”,地望不合;诗云:“天夺壮士心,无因东南征。”

说明李白投军路线亦为东南。李光弼军在中原作战,李白投军路线应为正北或东北,方向显然不合;诗中又提到李光弼军彭城(徐州)情况,据史籍,李光弼军进驻彭城已在宝应元年(见《资治通鉴·唐纪》宝应元年),时间亦不合。另外,此首与下首(《献从叔当涂宰阳冰》)时、地、事结合极密切,可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