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凤凰台置酒》注释题解

首页 > 李白诗集 > 时间:2019-04-08 23:03 标签:

金陵凤凰台置酒

置酒延落景,金陵凤凰台。长波写万古,心与云俱开。

借问往昔时,凤凰为谁来?凤凰去已久,正当今日回②。

明君越羲、轩,天老坐三台③。豪士无所用,弹弦醉金趣。

东风吹山花,安可不尽杯?六帝没幽草④,深宫冥绿苔。置酒勿复道,歌钟但相催。

金陵凤凰台置酒【注释】

①凤凰台:见前《登金陵凤凰台》诗注。

②古人以为凤凰为吉祥之物,天下有道,则凤凰来之。

③羲轩:谓伏羲、轩辕。合神农,即古所谓三皇。天老:传说为黄帝之臣。三台:星宿名,共六星,两两而居,古以象三公之位。

④六帝:指吴、东晋及南朝四朝君主。六朝皆建都金陵。

金陵凤凰台置酒【题解】

“明君越羲轩,天老坐三台”极言时世之盛,是表面文章;豪士无所用,弹弦醉金趣”故作反语,以泄奸臣当道、贤士接斥之愤。应是天宝七载之作。《唐宋诗醇》云:“意在语言之外,其畅适处正是牢骚处耳。眼前景,意中事,若隐若显,风人妙指。"

金陵:即今江苏南京市。凤凰台,故址在南京市南凤台山上。《景定建康志》:“凤凰台,……宋元嘉十六年,秣陵王额见三异乌数集于山,状如孔雀,文彩五色,音声谐和,众鸟附翼而群集,时谓之凤,乃置凤凰里,起台于山,因以为名。”此诗约作于天宝六载(747)游金陵时。昔太白游黄鹤楼,见崔颗黄鹤楼诗,曾搁笔而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颗题诗在上头!”及后登凤凰台而题此诗,与崔颍一竞高低。此说信然,李诗确系模拟崔诗。后人对二诗高低互有甲乙,或日崔甲于李,或云李优于崔,或说二人各有优劣,不分甲乙。竟成诗苑一大聚讼。二诗优劣,不好枉谈,然二诗意旨却是不同的。崔诗旨在怀乡,而李诗却旨在忧国,崔诗写于开元盛世,而李诗却作于安史之乱前,其时玄宗昏庸,小人当政,大唐之危机日益显露,太白虽身处江湖却心悬魏阙,登台远眺,西望长安,不禁忧从心来,而作是诗。